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396|回复: 1

南京之旅(三)夜宿秦淮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0 06:23: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京之旅(三)

                          夜宿秦淮河            
                                       文:何家刚
        竖日,天刚蒙亮,我们早早起床,梳洗完毕,酒店早餐,一切准备妥当,主人家开车送行至丹阳高铁站。
        新建的高铁站恢宏壮观,一个县级小城,能通高铁,其地理位置和社会地位可见一斑。
        车票是外甥在网上早就定好了的,亮出身份证,进站、过安检、侯车、上车、坐车,一证搞掂,一切都是如此顺利。

        列车在风中穿行,窗外山色、树木、房屋扑面而来,又“嗖”的一下,甩在脑后。
        心早已飞到仰慕已久的那个六朝古都,希翼一场奇遇,一场奇缘,来一场醉生梦死的金陵春梦。
        地球很大,大到她的居民都不能同时共享阳光,然而世界却很小,小到数千里路可以朝发夕至,是速度拉近了彼此。我正感叹生逢盛世,享受祖国发展红利。须臾间,南京,容不得我多想就已经到了。

        高铁站与地铁站无缝连接,下车后按地下大厅导向,我还没有来得及走出站外一睹这亚洲第一大高铁站的芳容,就随人流拥到地铁站台。
        生平第一次坐地铁,这种感觉不外乎“和尚娶亲”一样的新奇。
         地铁站秩序井然,换乘车币,过安检,再下二层3号站台坐车,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进行。
        偌大一个地铁站,好几层楼呢,埋在几十米深的地下怎么就没有半点压抑的感觉呢?那地铁,象一条长龙,在地下穿行如履平地。就像《封神榜》里的土行孙,这不是神话,我们的祖国高速发展能把神话变成现实,厉害不?我的国!

        地铁来了,人们自觉的在门口八字型候车,让出下车通道。车上人从门中间涌出,车下的人从两侧涌入,一切井井有条,须臾,回归宁静,二十秒过后,列车启动。
        不愧是帝王之城,从地铁站名中都显露她的霸气,卡子门、雨花门、武定门、大行宫、夫子庙……。嗯嗯,夫子庙,夫子庙到了,赶快下车。

       出地铁口南行数百步,见"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的徽派风格建筑分列在秦淮河两岸,让人耳目一新。建筑面街背水,牌坊、牌楼,回廊跨街而建,青石板、麻石条铺满街面。街上游人如织,河中画舫穿梭。幌子、帷幔迎风招展,古老的街道彰显勃勃生机。

        带着行囊不便观景,直接赶到网上预定好的汉庭酒店(秦淮区大石坝街146号),递上身份证,一切Ok。网络时代,并不虚拟,发达的网络体系为百姓提供实用与便利的同时,还给人一种少有的获得感和满足感。
        房间安排三楼临窗,可观街景。凭栏依窗,秦淮繁华尽收眼底。
        居河南岸,正是当年商女“隔江犹唱”的地方,夜暮低沉,霓虹闪烁,仿佛间音律靡靡,椒兰焚香,风花雨月之中“寡人有疾”暴露出来,惦记着“秦淮八艳”、“金陵十三钗”,于是乎觅踪寻香,专注红楼。哇塞,没想到宿与香君毗邻(大石坝街150号)。

        李香君故居又称媚香楼,是一个两层高的砖木结构民居,三进两院式明清河房建筑。门脸不大,六尺来宽,“花容兼玉质,侠骨共冰心”黑底鎏金楹联悬挂门脸两侧。
        进得门来,李香君抚过的琵琶,古筝依旧摆放在大厅。在暗暗的红灯笼的光影和红烛的摇曳中“歌台暖响”,灯红酒绿里佳丽们轻抚扬琴,悠扬婉转的曲调中妈妈吆喝着迎来送往。

       跨进前院,赤壁朱窗上挂满青蔓,绿绿葱葱,十分养眼。天井窄窄的几屡阳光折射。后院应是李香君的绣楼闺阁吧,上下各三间,前临院,背靠河,河有码头,留有水门,供客人从水路上岸进院。底层中间大厅朱红镂花大门上方挂着红底金字牌匾“媚香楼”,彰显曾经的豪华,厅内有楼梯连接上下,是旧时招待客人的布局,顺着朱红色的木梯拾级而上,冷孤寂静中脚步踏在木地板上“吱叽”声特别清脆。


          楼上中间房间是客厅,右边琴房,左边是卧室,厅室相通,象征性的用镂空朱木搭个框架,木栏分隔。可直接见到卧室内陈设和那具有苏州特色的宁波大床,圆圆的大拱门内帷幔丝衾叠放整齐。院外屋内挂着红皮灯笼,柱贴楹联,红凌轻纱,红烛昏昏有种洞房花烛的感觉。

        没有了主人的红楼有些清冷,孤寂,阴森森的让人发悚,我还来不及细想当年李香君与候方域到底怎么了两条腿就不自觉的从“媚香楼”退了出了。想着香君的种种,恐怕今晚又将是一夜春梦。

        顺街东行百拾步,便是乌衣巷。当年的繁华,王谢子孙乌衣过市,前呼后拥的情景让多少布衣仰止,到如今只剩浮尘。“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小编感叹:人生短短几十年,何苦把富贵来缠绵,乌龙巷口今尚在,不见王谢在眼前。

        秦淮河北岸,夫子庙是一组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主要由孔庙、学宫、江南贡院三大群体建筑组成,占据北岸大片土地。有孔子铜像、牌坊、大成殿、明德堂、魁星阁、聚星亭、棂星门、尊经阁、照壁、泮池、等各式各样建筑,儒风四射。


        江南贡院是科举考试的地方,偌大的牌坊彰显皇权的威望与神秘。许多秀才生员,想着光宗耀祖,金榜题名而赶考至此。多少纨绔子弟借赶考之名居南岸红楼,花前柳下,留予后人好少佳话。
        秦淮河一江之隔,冰火二重:江南风花雪月,昵声靡靡;秦淮涨腻,弃胭脂水;江北儒生正危,书声阵阵;淮水缁墨,洗笔砚矣。一江二色,画出旧时社会多少辛酸了与浮华。

        连接南北两岸的文德桥建于明万历年间,古代每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的深夜子时,月升中天,文德桥会将月影一分为二,无论从桥的哪边观月影,河中都只能见到半枚月亮,称“文德分月”。
       金陵有“君子不过文德桥”之说,言喻北岸儒生,正人君子,以文载德,不与对岸烟花柳巷,红楼金粉牵扯瓜葛。两岸隔河相守,一正一斜,倒也相安无事。
        此时秦淮河光影四射,七彩变幻。画舫在河中穿梭,说不尽的历史长河的曾经:曾经“钿头银篦击碎节”;曾经“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曾经“燕迷花底巷,鸦散柳阴桥”;曾经、曾经、曾经的曾经,都是过眼烟云。唉!“十里秦淮今犹在,六朝春梦了无痕”,我何必在此苦苦申吟,不如回到酒店,与香君为邻,或许今晚能有个春梦。
     
发表于 2019-7-5 09: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燕迷花底巷,鸦散柳阴桥”;曾经、曾经、曾经的曾经,都是过眼烟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