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022|回复: 1

钓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4 20: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钓鱼
                  
生活在江南水乡的人,都有过钓鱼的经历,在我的记忆里,从小学便开始了。鱼竿、鱼钩、鱼线、鱼漂、鱼饵都是自己弄的。竹竿子、缝衣线、大头针、鹅毛或鸡毛的漂,蚯蚓或昆虫的饵。小伙伴舒立生是钓鱼高手,每次他都有较多的鱼获,我却少得可怜。记得有一次到他的一个亲戚家钓鱼,亲戚家的屋后有一个荷塘,钓了两个多小时,他上了十多条小鲫鱼,我一条也没有,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弄不明白,很烦躁!我下意思地想,闭上眼睛一分钟,如果再没有上鱼,走人。等我睁眼一看,鱼漂没有了,连忙起竿,上了一条四两的鲫鱼,比他的鱼都要大,那一刻,我心喜若狂,仿佛有神力相助。这个事情,虽然过去了五十年,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1975年,上初中就没有钓鱼了,直到1989年,我到工行房地产信贷部工作后,才开始。现在想来,那时钓鱼,也不算。因为大家在一起,钓鱼是次要的,喝酒打牌是主的。一到星期天,四五个人,到精养池塘去,钓一个小时的鱼,打五个小时的牌,吃一餐饭,喝半斤酒,完了之后,叫老板下网打几十斤鱼,回家。这样的生活,过了七八年。这段日子,有两件事情,我记得清楚。一是鱼老板家有一条大狼狗,很凶。我们去了,它很热情,前前后后围着你转,它知道我们是来钓鱼的,是主人的朋友。如果有陌生人经过,它狂吠,跟着赶,吓得人家仓惶逃跑。我才知道,狗是非常聪明的动物。一是我钓到一条十三斤的大草鱼,把我的鱼竿弄断了,把我也拖下水了,真是惊心动魄,扣人心弦,费了老半天,终于将鱼拖上岸。这是我钓鱼以来,收获最大的一条鱼,我不能忘记。
1999年,我调到华都大酒店,工作环境发生了变化,因为忙,钓鱼的活动便停止了。这一停,就是二十年。在这二十年中,不曾钓鱼,不是没有时间,是因为对钓鱼毫无兴趣。每当我从沅江边走过,从柳叶湖走过,看到许多钓鱼的人,在寒冷的冬天,在炎热的夏天,都守候在水边,我心里多有抱怨,“这些人怎么了?吃错药了?”近几年,没有上班,天天只是读读书,养养花,打打牌。有一次,我读了几首钓鱼的诗词,诗情画意感染了我,改变了我对钓鱼的看法:钓鱼是一种生活,是一种闲情,是一种态度。这时的我,一方面因错怪钓鱼人而感到内疚;另一方面,向往钓鱼。我对老婆说,我今后的生活不是读书,不是养花,不是打牌,是钓鱼。也许,你会问,究竟是些什么样的诗打动了你?叫你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告诉你,这几首诗词真美!
纪晓岚《钓鱼绝句》:
一篙一橹一孤舟,一个渔翁一钓钩。
一拍一呼又一笑,一人独占一江秋。
老叟《春钓》:
一顶草帽一副竿,一心垂钓在水边。
世间闲娱千百种,惟有垂钓胜神仙。
老叟《钗头凤》:
清风扑面,阳光照人身顿暖,柳绿桃红,碧波耀双眼。    独持钓竿,且把水情看,鱼儿跃,嬉嬉池边,乐煞钓鱼汉。
老叟《垂钓赞歌》:
春风吹,天转暖,杨花柳絮飞漫天。水库边,池塘畔,一支钓竿,静坐岸边,闲闲闲。
浮频点,饵勤换,新的钓季又开端。精神振,笑颜开,频频举竿,郁闷尽散,欢欢欢。
读了这些诗句,想象钓鱼的场景,心领神会,便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着我,牵动着我,感召着我,我决定:钓鱼去。
我的真正的钓鱼生活,是从2018年10月13日开始的,请看我当天的日记:
“今天雨天,一大早,五点钟,与巴津、徐远德到雷家铺岩垱水库钓鱼。我已有二十年没有钓鱼了,今天小试身手,还可以,没有赤脚回家。共27尾,约3斤,多是二三两的鲫鱼,有一条半斤的鳊鱼,还有一条金黄的鲤鱼,好漂亮,好吉祥!回到家里,鱼还活着,我立马用水盆将鱼养起。这一天,我很高兴,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度过,收获较大。也许,从今天起,我爱上了钓鱼。”
第二天,我把这条约二两的金黄的鲤鱼,放生沅江,它太美了!我不忍心。
是的,我爱上了钓鱼。这时,我已经“管改非了”,工作上的事情全无,有时间。但那时母亲还在,她多病,我得照顾她老人家,所以,我每周只钓两次。母亲于2019年3月2日仙逝,安葬母亲后,我便开始了我的全天候的钓鱼生活。从3月5日起,一连40天,不管晴天阴天,不管大风大雨,不管有鱼无鱼,不管有伴无伴,我天天去钓鱼,没有落下一天。今年初,我计划每天练字4个小时,一季度我是这样做的,但人老了,眼力不行,天天练字,视力下降得快,力不从心,于是,转为钓鱼。在这些钓鱼的日子里,我过得很充实,有两大收获:一是享受了钓鱼的快乐;一是结识了一群钓友。
要钓鱼,得有渔具,这是不用说的。虽然,我以前的渔具还在,都几十年了,不好用,我得买新的,买好的,用不得几个钱。我在百度上搜最近渔具店,原来楼下一百米处,就有一家“名仕渔具店”,我便走了过去。店老板胡技军热情地接待了我,他知道我的来意,又知道我是新手,便问,“你打算买多少价位的鱼竿?”我说:“5米4,一千左右。”很久没有钓鱼了,也不知道买什么样的竿子,先前我问过巴津和徐远德。巴津说:“买6米3的。”远德说:“5米4的足够了。”我听了远德的,因为他常钓鱼。胡老板听后,说:“你是新手,一千两千的竿子,我这里都有,我建议你先买一根三四百的竿子用用,等你入了行,再考虑买贵的。你知道的,卖贵竿子,我的利润还大些。”胡老板的话很实在,入了我心,我立马觉得这个人可靠,毫不犹豫地买了一根380元的竿子。竿子轻,腰力足,我喜欢。用它在龚老二钓场钓鱼,钓起来两条八九斤的草鱼,不费力。在这以后,我又在胡老板店里买了海竿、机竿、手竿等六七根。只是两根海竿用了五六次,还没有钓到一条鱼,有点不爽。我知道,这是我个人的问题,与钓竿无关。胡老板待我不薄,他领着我到渡口,到毛里湖去,钓了好几次,每次都是他开车,还管中饭晚饭,不用我一分钱。我要给,他不要,只好听他的。老实说,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他是一个真诚,实在,讲情义的人。他还对我说:“你把调漂和抛竿学好了,便出师了。”
胡老板的老婆荷萍,年轻漂亮,对钓鱼也在行,有一次她看了我的钓鱼录像,说:“墨水,是一个真正的钓鱼人,有境界。”听美女这样夸我,我很高兴。当然,最可喜的是,通过胡老板认识了两位在常德钓鱼界很有名望的钓鱼大师:一个是李维鹏;一个是郭爱华。
李维鹏,六十多岁,精干,精明,好酒,善谈,爱钓鱼。在商界摸爬滚打几十年,有骄人的业绩,是一位令人尊重的大哥。去年冬天,李总带我,胡技军、李孟华三人,到他徒弟家的鱼塘钓鱼,我钓4斤,李孟华钓11斤,胡技军钓15斤,李维鹏钓23斤。我以前不知道钓鱼,总觉得钓鱼不过尔尔,只是一种游戏。那天我才意识到:钓鱼是一项技术活。我们一大早就去了,下午四点回家,晚餐胡技军请客。席间,李总侃侃而谈,商界、政界、文艺界,他有很铁的朋友,可以说,要办事,路路通,这令我刮目相看。与他相比,我是生活在世外桃源。还有,他的人情观,与众不同。他说:“最烦请客送礼,若有人给我发请帖,某年某月某日某某生日,恭候光临。我会直接回他,某年某月某日有事,不来。”听了这样的话,你会说他不近人情,我却肃然起敬。一个人,不为世俗所羁绊,独立独行,若无其事,这样的人是高人。说真的,有好多事情是我们不情愿去做的,但考虑来考虑去,不得不做,很累。李总就没有这样的顾虑,轻轻松松,这是常人与李总的差别所在。这是我俩第一次见面。此后,李总带我到沾天湖钓鱼十多次,他和黑坨关系很好,他说他到沾天湖钓鱼已有二十多年了。我们每次去,不但有鱼钓,还有饭吃,都是黑坨安排的。他是竞技钓手,调漂,用饵,线组,都很讲究。有一次,见李总拿一个大水壶装沾天湖的水,往家里拖。我不解?他说:“到哪里钓鱼,就用哪里的水调饵,鱼口要好些。”我恍然大悟,成功在于细节!李总很关心我的“成长”,总希望我的钓技提高得快些。他教我无钩调漂,从头到尾给我演示。他还说,漂调好了,底就找准了,找到了底,便找到了鱼。可惜,那天演示,我没有用手机录下来,当时看了,过几天就忘了,我还是不会。他又把钓鱼大师程宁的教学光碟借给我,叫我反复看,还说,你看懂了,你就成了半个大师。这个光碟,我看了20遍,看是看懂了,操作起来,有点复杂,我总是懒得那样做。还有一次,李总对我说:“我带的几个徒弟,就你老用蚯蚓。”当时,我只是笑而不语,但在这件事情上,我有我的考虑。我抛竿不过关,老是抛不到位(后来才知道,漂号小,铅轻了),抛上两次,钩上的饵便没有了,又要拉。抛竿稍重,钩一落水,饵便没有了,又要拉。再者,拉饵附钩力弱,鱼儿口轻,我视力差,抢不到口,钩上有没有饵,不知道了,常常是光光的钩子沉在水底,所以,现阶段,我不用拉饵。
这一段时间,李总约我好几次,我因脚腕受了伤,不能去,感谢李总!
郭爱华,转业军人,比我长一岁,说话做事,雷厉风行,是一位野钓高手。他曾参加常德市钓鱼竞技比赛,获得第五名。曾代表常德市参加湖南省钓鱼竞技比赛,也取得好成绩,在钓鱼界算得上是“班科”出身。圈内的钓友都叫他郭大师,我叫他郭师傅。
有一次在渡口钓鱼,遇见同事李长军,他是钓鱼新手,他说:
“这个人你认识?他钓鱼好狠!”
“你怎么知道的?” 我问,
“我姐夫是钓鱼的,是他告诉我的。”
由此可见,郭师傅的名气在钓鱼界够大的。
从去年十月,到现在,我钓鱼大约有63次,这其中有30次是跟着郭师傅出来的。他的窝子真多,今天到这个港,明天到那个沟,后天到这个塘,外后天到那个河,总带你到新的地方去。他说:“这地方你若钓得好,你一个也可以来。”这样的话,他对我说过好几次,我心存感激。每次到了钓点,他总是把最好的钓位让给我,我若没有钓到鱼,他比我还急,问,漂调好了没有?钩落到窝子里了吗?沉底了没有?不要弄出声响来。在现场,他教我调漂,抛竿,上饵,上钩,上线,选钓位,看鱼情。我笨,总做不好,心里老过不去。
九个月的钓鱼生活,有三次最过瘾,全都是跟着郭师傅出来领受的。一次是在渡口,那天钓了8斤多,有9条半斤以上的黑壳鲫鱼。有两次是在福美村,鱼获都在6斤左右,一二两的鲫鱼,上了几十条,忙得不亦乐乎,过足了瘾!
郭师傅不但钓技高超,对钓鱼还有很深的见地,他说了两句话,我至今还在细细品味。“钓鱼人,一竿走天下”是其一;“钓鱼,不是鱼找人,是人找鱼”是其二。看来,一个钓手,必须对钓鱼有所感悟,才能更上一层楼。
近一段时间没有钓鱼,郭师傅打电话好几次,问我脚好些了吗?可不可以钓鱼了?感谢郭师傅的关心!
先前不钓鱼不觉得,原来我的同事同学中,也有不少钓鱼爱好者,有的还很痴迷。
罗志远,罗哥,我的同事,退居二线后,常和我一起钓鱼,他是我钓友中,最具“特色”的一个。他只有一根鱼竿,没有鱼线,没有鱼钩,没有鱼漂,没有鱼饵,没有鱼户,没有钓椅,没有抄网,是典型的“七无钓者”。我常常对钓友说,钓鱼是一种有趣的活动,不太认真,有鱼无鱼无所谓。可到了钓场,下了竿子,看到人家上鱼,心里真的有点急。钓鱼结束后,人家钓几斤,自己钓几条,心里不是滋味,惭愧得很。但,罗哥不!他的心态好,有鱼钓鱼,无鱼睡觉,鱼多鱼少,不在乎。他总是高高兴兴地说,今天舒服,又晒了一天的太阳。这样的心态,是当今的“姜太公”。我要说,全世界,没有一个人敢与他争这头衔。
赵文,我的同事,从前爱打赌博机,输了不少钱,后来觉悟了,不打了,专攻钓鱼,钓技一流。他是一个表演型人才,说话眉飞色舞,像演戏一样。一个事,不管你爱听不爱听,他总是从头说到尾,一遍又一遍。最有趣的是,鱼儿不咬钩,他一个人对着水面,说:“你是不是朋友?做不做好的搞的?给你这么好的东西,你不吃,太不给面子了,没有素质。”他是一个热情的朋友。
巴津,我的同学,张良贵,我的钓友,他俩属同一类型的钓手。无论钓什么鱼?无论在什么水面钓鱼?他俩都是用6米3的竿子,3.0的主线,2.0的子线,6号的鱼钩,长竿,粗线,大钩,一年四季用蚯蚓,是不变的钓法,但每次的鱼获也不少。记得有一次,在竹山嘴村的一个野港里钓鱼,同去的几个人都没有鱼获,张良贵却钓了8条半斤以上的黑壳鲫鱼,鱼儿很漂亮,光泽鲜活。巴津的钓鱼心态也很好,类似罗哥。他无论工作有多忙,钓鱼是最爱,最近我常和他在一起。他钓鱼没有别的要求,就是中餐要安排好,他不喜欢啃馒头,吃干菜,他是一个美食家。起早贪黑的钓鱼节奏,他也不喜欢,他是一个策划大师,每天睡得很晚。
舒立生,骨科医生,儿时的玩伴,同学,我俩从小钓到老。他自己开了一家正骨诊所,因为医术高名,“生意”很火,每天病友门庭若市,一年休息,不过十天。我天天把鱼获发到群里,他看后,说:
“谭杰,求求你,钓鱼后,不要把这些照片发到群里,我受不了!”我说,
“舒医生,没有办法,我每天除了钓鱼就是钓鱼,没有其它的事做,我把照片发到群里,是好让大家分享我的快乐!本来你也可以的,但你太忙了,走不开。告诉你,生意是做不完的,钱是赚不尽的,闲暇的生活是自己安排的。你的病人都是慢性病患者,不赶急,怕什么?东门有一个李医生,在自家开的中医诊所,生意也是特别的好,他自己规定每周星期六、星期天休息,不接诊,享受国家干部待遇,你也可以这样做。赚钱是用来享受生活的,你每周至少休息一天。”这样的话,我对舒医生说过好几次,他听不进。
这半年,只和舒医生到镇德桥钓过两次鱼,鱼获少,他没有过足瘾,一天跑了三个钓场,还是鱼获少。
舒医生,医德好,医术好,诊治了许多病人,为病者解除了痛苦,病友们感谢他,请他钓鱼,还给他送鱼竿,送鱼线,送鱼饵,还告诉他钓鱼密方,可是他没有时间,用不着,这些东西都送给我了,我得了实惠。到镇德桥钓鱼,都是彭学伟安排的,舒医生坚持不到精养池塘钓鱼,野钓不确定因素多,但人家很热情,这是要感谢的!
陈建:大个子,好兄弟,讲义气,搞得事。好些年前,他请我钓鱼,在市郊的一个钓场,具体位置已记不清了。那天鱼口好,有连竿,忙不赢。可是,我上的鲫鱼全都是二三两的,他上的鲫鱼全都是三四两的,也有半斤的,我搞不懂。同一个鱼塘,我俩的钓位只相差5米,但上鱼大不相同。他叫我到他的窝子里来,我忍不住,来了,结果呢?他还是上大鱼,我还是上小鱼,真气人!钓鱼结束,他钓12斤,我钓9斤,老板用肥料袋装好。他去交钱,等他回来时,我怕他拿错,特地指着他钓的那袋鱼,说,“那袋鱼是你的”。他看了看,说,“别开玩,这袋才是我的。”他要拿我钓的这袋。我反复给他说,拿错了,他不听,执意要拿这袋。我也没有办法,由他去,心中暗自好笑。回到家里,一进门,我便对老婆说:
“今天收获不少,不隔五分钟,陈建就会打电话来。”
“为什么?”
我把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老婆说:“这不怪你。”
真的还有没五分钟,陈建的电话来了,说拿错了。我说,要你不拿,你要拿,这不怪我。随后我俩在电话的两头,哈哈大笑。我私下想,陈建这人,个子大,心眼细。
胡志国,筏钓高手,我和他仅钓过一次鱼,他说过的一句话,我爱听。他父母住在西洞庭,前一天,他听说有一个港出鱼了,有人一天钓20斤,他邀我们去。我们一同去了四个人,到五分场五队,港内钓鱼的人还真不少,我们选好钓点,各自下竿。那天鱼口不好,一天下来,郭师傅钓两斤多,胡志国钓半斤,我和胡总是空军。这时,胡志国对我说:“钓一整天,没有口,不上鱼,你一直守着,是个钓鱼的腿。”
洒子,桃源九溪人,我俩同为常德散文家协会会员。他专门买了一条渔船,长年累月在黄石水库钓鱼。2016年,他在黄石水库钓了6000斤鱼,也许你不相信,但这是真的。可惜的是,我只和他在黄石水库钓过一次,没有鱼获。他对我说,黄石水库水面大,水很深,水温底,要到七八月份来,才有鱼钓,到时我再约你。这样的承诺,我天天期盼着。
黄晓明,小帅哥,酷爱钓鱼,钓鱼高手。在我众多的钓鱼发烧友中,他是最“烧”的一个。他的车内,全是钓鱼装备,光小药就有20多瓶,每支鱼漂上都刻有自己的名字,你说烧不烧。钓什么鱼?用什么竿?用什么线?用什么饵?用什么钩?他都清清楚楚。鲤是什么口?鲫鱼是什么口?草鱼是什么口?鳊鱼是什么口?鳜鱼是什么口?他都明明白白,你说烧不烧。依我看,他已经是烧到99度了,还没有转弯。
当然,我的钓友还有杨勇、张国保、易宏志、易永新、林泽汉、林泽建、侯湘毅、胡杨、李佳、谭琳、黄艳、李孟华、谢述刚、丁琪、熊建辉等。
钓鱼63次,当然有一些抹不去的场景。
2019年3月12日,与罗志远、赵文、陬市民、洒子,到黄石水库钓鱼。四点起床,驱车前往,九点到,没有鱼口。中餐后,便在草地上睡觉晒太阳,哪知等我醒来,鱼竿被拖到水中间去了。我欣喜若狂,以为上了条大鱼,赶紧划船去拿,结果只是一条3两的鲫鱼,大失所望。这一天,都没有钓到鱼,可以说是全军覆灭。但黄石水库的风景很美,看了一整天,又在水上划了船,很有趣,没有白来。
2019年3月21日,与郭爱华、胡六百到中心河钓鱼。早上去的时候是阴天,可下竿后,狂风大作,接着就是倾盆大雨。六百的帽子吹到河里,我的雨伞吹到河里,郭师傅的雨伞也吹倒了。他索性就将雨伞逆风倒下,自己躲在伞下继续钓,我和六百只能找间隙。我们避雨的时候,看郭师傅钓,这才真正看到钓鱼人与大风大雨搏击的场景,这才真正体会到,钓鱼人的意志,钓鱼人的乐趣。一天下来,郭师傅钓了两斤多,六百钓了3条小鱼,我一条鱼也没钓到,空军。他俩硬要把鱼给我,我只能听令。回到家里,我对老婆说,这么大的风雨,我还钓到这么多鱼,我的钓技怎样?老婆说:“不错呀,进步蛮快的。”我好高兴。
2019年3月29日,晴天,与李维鹏等四人到沾天湖钓鱼,上午十点下竿,四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口,没有上一条鱼。有两个人实在守不住,便走了,我和李总还在。下午3点50分,我的鱼漂动了,连忙起竿,你猜,我钓起来一个什么东西?你肯定猜不着,是一块比大母指还大的石头。我百思不得其解:石头是怎么钓起来的?石头都被我钓起来了,鱼能跑到哪里去?果然,接下来一小时,连上九条板鲫,都在半斤左右,大的有一斤多。我一下子活起来了,真有那枯木逢春的感觉。从此,我悟出了一个道理:钓鱼要守。
2019年3月31日,雨天,我独自一人到丰泽园钓鱼。若大的庄园,若大的水面,只有我一个人,我很喜欢这种境地,便用手机进行拍摄,并进行现场解说,我的解说词是:
“这里是丰泽园,在太阳山的脚下。今天中午,我仍然独自出来钓鱼,才下竿,有十多条小鱼入了户,没有大鱼,但我很高兴。钓鱼,是我生活的大部分,比打牌好一百倍。有鱼无鱼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在这乡村里,在这田园上,在这池塘边,看山,看水,看柳枝在水边摇曳,看鱼儿在钩上跳跃,景致极好,心情极佳。才学钓鱼,没有一天不出来的,即便今天下雨,我也在这儿钓鱼。看,我的钓鱼装备,慢慢的添置了许多。钓鱼,是一项很有趣的活动,晒太阳,淋小雨,呼吸新鲜空气。听鸟声,听犬吠,听鸡鸣,听乡下人在这山间里相互答话,‘三姐,三姐,打不打跑胡子?三缺一。’‘等斗我,等斗我,我吃完这一口饭,就来。’声音非常美妙,非常亲切。钓鱼,其乐无穷。”
我把这视频发到群里,朋友们纷纷点赞,说我是一个能与大自然对话的人。易宏志说得更直白:“谭杰,你拍的视频,把我想说的话,说完哒,你叫我无话可说。”
4月1日,与罗哥、赵文、谢述刚几个人,又来到了丰泽园。这庄园原来是周国富和丁时钟合伙开办的,有五六百亩地,鱼塘的水面有七八亩。起初,这里很红火,人来客往的,但最近两年,生意萧条,少有人来,处于半“停产”的状况,鱼塘也没有人管了,熟人可以来钓,不收钱。这地方,风景很美,垂钓环境很好,可惜塘中的大鱼早被人家钓完了,但小鲫鱼和小刁子不少。老钓手不喜欢,我是新手,有鱼钓,就成。这儿鱼口很好,下两根3米6的竿子,上饵,抛竿,起竿,下鱼,又上饵,忙得不亦乐乎。最有趣的是,两根竿子同时起竿,同时上鱼,你不得不先放下左手的竿子,下右手的鱼。等你再起左竿时,上了双尾,叫你喜出望外。这样的情况,出现了好几次,这场景太激动人心了!
也是在丰泽园,我看到了两幅极美的画。那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鱼口不是很好,这时飞来了两只蜻蜓,一只大的,一只小的。小蜻蜓落在我的浮漂上,大蜻蜓落在我的鱼竿上,我即刻惊呆了。你想想,在蓝天下,微风中,池塘边,两只蜻蜓悄悄地飞来,静静地落在你的漂上、竿上,默默地陪伴着你,你的心情是如何?下午,下起了毛毛细雨,蜻蜓飞走了,这时旁边临水的树枝上,飞来一只可爱的小鸟。它看看我,看看水。我看看它,看看漂,我们彼此相伴,相看两不厌。我的鱼漂动了,起竿,有鱼。它俯冲水中,再飞起,有鱼。我俩都是捕鱼者,都有鱼获,这场景,太美妙了!不可思议。我只能这么说:我正在享受着人与自然的和谐!享受着诗一般的生活!我的心,我的身,完完全全地融入了大自然,我已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2019年4月3日,阴天。本来与郭爱华约好了,到断港头去的,因郭师傅家里有事,要到乡下去祭祖,我一个人只好到东江燕子湾去。我是7点到的,水边已有钓鱼人,后来又来了十多个,两个小时过去了,无口,都没上鱼,有一半的人走了,我也准备走。先把散在地上的东西收到包里,正准备收竿时,我的鱼漂不见了,随手起竿,有份量,这时我才意识到有鱼,有大鱼。我足足用了15分钟,才把鱼弄上岸,原来是一条三斤多的财鱼,我大喜过望。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过两天,一大家吃鱼,那汤,那肉,极其鲜美,我现在还想那个味道。不知何时,再如愿以偿。
2019年4月25日,雨天,与罗哥、赵文到石公桥钓鱼。前一天,赵文听易永新说,石公桥有一港,出鱼了,一天可钓20多斤,便约我们来。到石公桥,雨大风大,没有口。两小时过去了,我们的鱼漂像天安门的哨兵一样,一动不动。赵文便在堤边的一个荷塘钓去了。他说,你俩先在这儿钓,我到那边试试,有情况,再叫你们。只有十分钟,赵文就喊,快过来,快过来,有鱼。他说,他没有打窝,伸竿就有上了两条三四两的鲫鱼,这鱼塘里的鱼厚。我俩立马来到荷塘边,下竿。荷塘有七八亩的水面,西头有五六亩的水面全是荷叶,东头有一两亩的水面是光光的,好下竿。两个小时,赵文钓了5斤,罗哥和我各钓了3斤。赵文说,有了,不能再钓了,鱼老板来了会有麻烦的,收竿子,走人。他先走,我和罗哥想钓一条收竿鱼,可是鱼老不上钩,等我俩正要走时,鱼老板骑着摩托车来了。他,中等身材,年龄在五十岁左右。一下车,便气势汹汹地大声质问:“是谁叫你们来的?你知不知道,这塘是有主的?”罗哥很和蔼地给鱼老板解释,“就钓了一会儿,鱼不多,我们给钱。”鱼老板听说给钱,越发来气,说,“这不是钱不钱的事,你们这搞法不对,谁都来钓,要我干什么?”罗哥还是很谦逊地说:“这是我们的不对,就这一次,我们给钱。”鱼老板听罗哥又说给钱,恼羞成怒,说:“这个鱼塘的鱼,是我们自己养着吃的,平常不给食,不让人钓。这下好,你们不打招呼就下竿,哪有这么搞的?”我对罗哥说:“罗哥,不说钱了。”我又对鱼老板说:“老板,你知道的,钓鱼人,出来一天,没钓到鱼,心里很不是滋味,看你这鱼塘好,我们只钓了一小会,鱼不多,我们愿意给钱,你说多少是多少。如果你硬是不要钱,请你把手机号码告诉我,我们下次再来,交个朋友,你看行不行?”鱼老板听了我的话,顿时就消了气,并把手机号码给了我,我记下。当他把手机号码告诉我时,我知道,这场争吵结束了。我走时,再次对鱼老板说,对不起,我们下次再来。回到家里,晚餐鱼上桌,全都是清一色的三四两的土鲫,肉质嫩,口味好。
4月29号,与罗哥、赵文、苏东斌,又来了,钓得很好,每人鱼获都有四五斤,也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这次,聂仁佑老板很热情,告诉我们塘有多深,有些什么鱼?大的鱼有好大?秤鱼时,只记大数,收钱时只收整钱,他待人真诚,是一个大方的老板。他儿媳钟燕,老婆杜春梅都在场,她俩帮我们提鱼户,拿鱼竿,很友好。这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打不相识。
回来的路上,罗哥说“这个地方鱼好钓,鱼好吃,就我们几个人知道,不带其它的人来。”大家都同意。老实说,我已在几十个钓场钓过,这地方是最理想的钓场。
2019年5月3日,晴天,与巴津、丁红军、王斌、张培群、张一平、周亚夫,到断港头钓鱼,鱼老板是潘军。这次钓鱼,有两件事,我有记忆:一是喝酒;一是买鸡。我们十点出发,十一点到,大家都说,别急,先喝酒了再说。我因生病,已有五年没有喝过一滴酒,巴总要我喝点点,表示表示,我没有推辞,因为,我从内心里是感激巴总。我说过许多次,我是一个半路出家年过半百的业余写家,舞文弄墨,纯粹是自我消遣,我的文章好不好,自己是没有底的。巴总是画家,知识面广,见地深,没想到他十分看得我起,常对我的文章写评语,评价很高,我很感动。他的画家同学,周志宏老师,接到市政府一个文化项目,由他全权负责编辑出版《常德老街》一书。全书有三百多幅常德老街的街景,每幅画要配简短的文字。画自然是周老师画,巴总向周老师推荐我来完成文字部分,周老师接受了。谁都知道,这是一个名利双收的好事。可是,我那时正病着,没有心思干事,便推掉了。这就是我要感激巴总的原因,这也是巴总要我喝酒,我不推辞的原因。我先喝了一杯,兴致来了,又喝了一杯。我问巴总,还喝不喝,你要我喝,我一定喝。巴总说,不喝了,不喝了,你不能喝多,今天喝酒,到此为止。我知道,四两酒下肚,我已醉了,说话高嗓门,特激动,有点站不稳。但我也知道,我的身体是不能喝酒的,所以,我反复对三哥、培培、巴总,说同样一句话:“我今天喝酒了,要是下次我不喝酒,千万不要怪我!”大家都点头。
喝完酒,我已有十分醉意,步履蹒跚,飘飘欲仙,这种感觉,好多年没有了,我很高兴!那天钓了3斤多,还行。
潘老板的渔场很大,有四五百亩的水面,各种鱼都有,我们来这儿钓鱼,是不要钱有,他是巴总的朋友。他家养了上千只土鸡,我们买他的鸡和蛋。每只鸡90元,约3斤多,我买了两只。回到家里,我对老婆说,60元一只的土鸡,买了两只:一只孝敬丈母娘,一只我们自己享用。老婆很高兴,以至于后来一听说我和巴总去钓鱼,她就叮嘱,别忘了,买两只土鸡回来。我暗自高兴,原来女人要哄,老妻要欺,这话是真的!
2019年6月12日,雨天,与巴津、丁红军、张培群、张一平、朱建华、邓文峰、刘杰等,到船舶厂钓鱼,鱼老板叫右婆娘。在车上,我对巴总说:
“船舶厂,我钓过好多次,有一件事情,讲来也很有趣。先前一天,赵文在船舶厂钓了6斤鲫鱼,够可以的。第二天,赵文约我同去。我说,人家的鱼塘,你去钓,老板知道了,会赶人的,这不好。赵文说,不怕,到那时大不了走人。我俩便去了。去之前,还特意地问了三个人的姓名,这三个人在船舶厂上班,以便应付老板。那一天,才下竿,鱼老板就来了,说,赶快走,这鱼塘是有主的,不然,我要收竿子了。我把三个人的姓名都说了出来,鱼老板说,我一个都不认识,走人,别罗嗦。我俩只好收竿回家。到家后,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塘很近,又有鱼,不让钓,好烦的。后来我把这事当白话讲,小小罗建国知道了,他说:‘到船舶厂钓鱼,包在我身上,我有一个兄弟叫谢平,你说他的名字,保管无事。’小小在船舶厂工作过八年,他又说得那么认真,我信。3月10日,与罗哥、赵文、谢术刚,又到船舶厂钓鱼。一会儿,鱼老板来了,气势汹汹地问我们:“是谁叫你们来的?”我说是谢哥。他又问:“哪个谢哥?”我说,谢平。他再不说话了,我们可以安安静静钓鱼了。这时,我便对谢哥充满敬意。一个人,仅凭名字,就能办事,这个人一定很有能耐。后来,我们又来过两三次,再也没有人问了。”
这次钓鱼,是右婆娘请客,中餐时,我问他,你知道谢平是谁吗?他指着正在下厨的一个帅哥说,“谢平,就是他,你们认识?”我没有来得急回答,便到厨房给谢平上烟,说:“谢哥,久闻大名,我没有见到你之前,就享受了你的福利。”他茫然,我便把这事说了一通,他说,这不算一回事,你坐。我出来到商店买了一条烟,对谢平说:“你辛苦了,一条烟,约表谢意。”他便很认真地说:“你搞些么得?我说了,不算一回事,烟,你拿走,不然,你再也不可能在这儿钓鱼了。”他说得很坚决,傍人劝也无用,我也只好将烟带回来。他是一个能干,仗义,帅气,坦诚的朋友。
吃过中餐,我们继续钓鱼,这一天真怪,七根竿子下水,只有两根竿子上鱼,邓文峰上了十条黄骨鱼,加起来有一斤多。但巴津一个人却收获满满,过足了瘾,他上了四条草鱼,两条鳊鱼。最大的草鱼九斤,最大的鳊鱼一斤,共有20多斤。几个人全天都在看他表演。老实说,与巴总钓鱼好多次,他每次的成绩并不佳,这回打了一个翻身仗。
9个月的时间,钓了63场,可以说,我是个钓鱼爱好者,虽然,我的钓技还很差。我想,在今后的钓鱼生活中,我会虚心向大家学习,更进一步提高钓技。只是最近我脚碗受了伤,不能到处跑,待在家里,我的心里好难受的。
我以为:钓鱼是个技术活,但钓技不是最主要的,鱼获多少,有四个重要的因素:
一是天气。我们钓鱼人,常常遇到这样一个现象:某个人,前一天在一个钓场钓了很多鱼,可第二天去,结果呢?鱼获很少,有时全军力覆灭,为什么?这与天气忽冷忽热,忽晴忽雨有关。天气变化,气温气压也随之变化,鱼儿心情不好,它不开口,你钓技再高,也是枉然。
二是饵料。南方人北方人的饮食习惯不同,这是肯定的,鱼儿也一样,不同的鱼种,各有自己的偏好。针对鱼种不同,下不同的饵,鱼获就一定多。有句行话:“要想鱼上岸,得用粮食换。要想鱼户满,鱼饵最关键。”就是这个道理。
三是钓技。同去钓鱼,钓技好的,自然鱼获就多;钓技差的,自然鱼获就少,这是不用分辨的。
四是心态。做事情心态很重要,钓鱼也是如此。有的人,下竿半小时,没有口,便开始抱怨。一小时没有口,便准备收竿,如果这样,哪会有鱼。鱼有鱼的生活习性,早上活跃,中午午睡,晚上夜游。你若中午下竿,不会有鱼的。我钓鱼,只把它当作一个好玩的事情来做,即便没有鱼获,我也不怨,就当一次郊游了。没有鱼口,坚守水边,怀抱希望,这就是钓鱼的魅力所在。所以,我要说,钓鱼心态要好。
我是一个初学者,却在这里谈鱼经,谈钓技,自不量力,请大家忍受忍受。
钓鱼,是一剂良药。我已有两三年没有上班了,单一的生活,常常使我倍感无聊,没有精神,如生了病一样。起初,我骑车,但后来脚受伤了,只得停下来。于是,便爱上钓鱼,钓鱼,驱逐了我的寂寞,安慰了我的心。
钓鱼,提振了我的精神。以前,天天无所事事,爱上钓鱼后,有事做。购鱼竿,购鱼饵,购鱼钩,到了鱼塘边,上鱼线,上鱼钩,上鱼饵,回来做菜,享受美食。自从吃上自己钓的野生鱼,原来市场上的鱼,就不能入口了,其味不可比,有质的差别。爱上钓鱼后,还有许多的遗憾,等着我去弥补,我要加倍努力。那次到乌龟桥钓鱼,一条两斤多的鲢鱼咬上了,起竿时却脱了钩,我好后悔,怎么让它跑掉了?回到家里,还在想这事,下次我要把它找回来。第二次到乌龟桥,虽然有不少鱼获,但不见鲢鱼的踪影,我现在还想着它,我还要去的。钓鱼时,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上了鱼,一眨眼的功夫,子线断了,或是主线断了,鱼跑了。我会想,问题出在哪里?是线细了?是钩小了?还是用力过猛?这类的问题很多,我都会想办法去对付,并在下次的钓鱼活动中改进。这样一来,我心有所思,身有所动,精神好了,不空虚。
钓鱼,治好了我的失眠。这几年老睡不好,十分痛苦,吃了很多的药,不见效。钓鱼后,饭量见长,睡眠转好,说话做事有力量。
有一段时间没有钓鱼了,我心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计划着,伤好后,去钓鱼,钓野鱼。
我把我九个月的钓鱼生活,拉拉杂杂地写下,似那王妈妈的裹脚布,又臭又长,没办法,我确实有话要说。
                    谭杰
               2019年6月13日

     
发表于 2019-7-8 10: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在江南水乡的人,都有过钓鱼的经历,在我的记忆里,从小学便开始了。鱼竿、鱼钩、鱼线、鱼漂、鱼饵都是自己弄的。竹竿子、缝衣线、大头针、鹅毛或鸡毛的漂,蚯蚓或昆虫的饵。小伙伴舒立生是钓鱼高手,每次他都有较多的鱼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