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4207|回复: 1

小兄弟刚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5 21: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兄弟刚吧
                    
刚吧是我的小兄弟,也是我唯一的小兄弟,他爱读散文,对我很尊重,我很喜欢他。
2016年的夏天,我和师傅高青松到皂市水库钓鱼,刚吧接待了我们,他热情、真诚、实在、纯朴,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我甚至认为,我们这些所谓的城市人,都不如像刚吧这样的山里人。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刚吧和师傅是同行,同为驾校教练,师傅在常德,刚吧在皂市。他每月来常德两次送考,有时也顺便看看我,还给我带些土特产,如小鱼、青菜、桔子等。东西虽不贵,礼轻情义重。他还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老哥,你的文章写得真好,特别是游记,我很喜欢看。”“你写的《德山往事》,很细,很真,可以改编成剧本,拍电影。”“你要多来我们皂市,写写我的家乡。”老实说,夸我的人还真不少,我平常听了,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在意,总觉得是大家鼓励我而已。但刚吧这样的人,说这样的话,我静静地领受着。
上周星期三,刚吧到我这儿来了,对我说:“老哥,下周杀年猪,请你和嫂子到我家去吃杀猪饭。”我满口答应,老婆也满口答应,老婆有这样的态度,是我想不到的。这几十年,我有很多活动,如吃饭,唱歌,旅游,钓鱼,老婆极少参加,这次出人意料,可见,她也是喜欢刚吧的。
前天刚吧来电话,说:“老哥,你明天和嫂子过来,吃杀猪饭。你把你哥,师傅,好朋友都邀来,人多热闹些。”我当即就答应了:“我和嫂子一定来,其他的人我约约。”给师傅打电话,他有事去不成。给罗哥打电话,他有事去不成。我就没有再打电话了,知道年底,大家都忙。
接电话时,外面下大雨,刮大风,天气很不好,我和老婆都担心。我是一个新手,开车不到一年,也从来没有单独开这么远的路,而天气又是这样子。当然,担心是担心,主意没有变。可谁知道,早上起来,太阳出来了,是一个大晴天,心情豁然开朗,出发。
我们沿临岗公路,在导航的指引下,一直向前开,120公里,花了两个半小时,到刚吧家,石门县皂市镇十家坪村。刚吧和他老婆,还有两个孩子,在门前迎接,我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刚吧是网名,刚吧的学名杨元生,32岁,老婆伍侦萍,24岁,大女儿杨泞菲,3岁半,小儿子伍洋材,2岁半。看着这一对年轻夫妇,生育一对可爱的儿女,我从心眼里高兴,连连说,不错!不错!幸福一家人!刚吧的父母年岁不高,约60岁左右,父亲杨多良,母亲张秋香,身体都很健康,今天天气好,他俩到桔园帮人家摘桔子去了,中午也没有回来,我们没见着。
刚吧的住宅是两层楼,2014年建,花了30万元,很美观。黑色的瓦,黄色的墙,红色的门,白色的铝合金窗。一楼有四大间,还有一个偏,偏房里放着各种农具,堆放着许多柴火。二楼有三大间,是卧室。每间房都宽敞明亮,收拾得很整洁,可见女主人很能干。客厅里悬挂着毛主席像,右墙上安有自动热水器,出来的水,你要几度就几度,这玩艺我还是第一次见。厨房很大,有大柴火灶,灶上有口大锅,这是农舍厨房的标配。柴火灶上安有抽油烟机,这叫土洋结合,也有味。屋前是一大片桔园,约一千亩,够大的,给人的视觉很好。四周是大山,许多村舍就筑在山边,西北两面的山下有一条大溪,环绕村庄。溪水清澈,山影、树影、农舍倒影在水中,很好看。天空中时常有大鸟飞过,常听见鸡鸣狗吠的声音,很安静。这里一个块菜园,那里一个水塘,水沟纵横交错,还有不少的桔子呆在树上,不肯下来,天空很蓝,空气很好,风景很美,远山像屏风一般,十家坪村是一个好地方。刚吧的屋筑在最佳处,有眼光。
下车后,我们和两个小孩子玩。姐姐腼腆,有点认生,我要抱抱她,她总不肯。弟弟很大方,怎么玩都行,他喜欢我抱,喜欢照相,喜欢和你追追赶赶,很开心,他说话不大清楚,老是笑。姐姐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文静。弟弟还带着我们到他家的桔园里摘桔子,地不平,他常被绊倒,倒下了,不哭不闹,自己马上爬起来,还是笑,继续带我们向前走。我便有了感叹:才两岁的孩子,竟有如此的行为,乡下人吃苦,是从小磨练出来的;这孩子,长大了,一定是一个吃苦耐劳,勇往直前的人,有这种品格,将来能挑大梁。
向前走着,面前出现了一块菜地,菜地四周有好些野油菜。野油菜是红色的,家油菜是绿色的;野油菜叶更宽,个更高,一眼便能认出,老婆便摘野油菜。刚摘几把,来了一位约五十岁的村妇,老婆有点急,怕人家说她偷菜,马上说:
“我是在摘野油菜。”
“我知道你摘野油菜,你摘几把我的菜,也没有关系。”村妇说,
“那不好,没跟你说,怎么行?”
“这有什么不行的,反正是地里长的,你摘几把。”
随后,村妇便帮我老婆摘了好几把野油菜。她还对我老婆说:“野油菜也有绿的,更嫩,更好吃。”
我站在一旁,看着,听着,我被这一幕感动得不能言语,乡下人是我的老师,这是真话。她们的纯真,朴素,在不经意中,教育了我。我常常想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优良的品质在我们城市人中消失殆尽,而在这大山深处,在一个没有见过大世面的村妇身上,却得以保存。这样的追问有好多次,我始终没有答案。
我们在桔园里走了一通,摘了几个桔子吃,摘了十来把野油菜,到了吃中餐的时候了,我们在小男孩的带领下,往回走。
厨房的中央,燃着熊熊大火,大火上放着铁架子,一口大锅放在铁架子上,锅内是满满的猪肉,沸腾着,香喷喷的,吊起了我的食欲。围坐在火灶的有我、我老婆、刚吧,还有刚吧的三个徒弟,刘湘福、岳节、陈亮。刚吧的老婆带着两个孩子在前屋里。围着火灶吃饭,这还是四十多年前在外婆家有过,今天见了,格外的亲切。菜很好吃,全是新鲜的。猪肉不腻,猪血很鲜,猪肝很嫩,青菜很甜,口感极好。刚吧还不停地给我俩夹菜,劝我们多吃些,肉不肥,不伤人。我吃了两碗饭。
吃过中餐,刚吧带我们去摘桔子。他说,我有一株迟熟品种,办事留着,老哥来了,你就和嫂子亲自摘。走到屋后,确有一株桔树上结满了黄澄澄的桔子。老婆很开心地用桔剪剪着,小弟弟也用桔剪剪着,可是他没有力,总剪不下来,他仍不放弃。姐姐在一旁看,我用手机录了一段视频,很有趣。只有几分钟,老婆摘了一大筐。来到屋前停车处,我们准备回家,刚吧说不急,他和他老婆又到菜园里给我们摘了白萝卜、红萝卜、青萝卜、胡萝卜、大白菜、大蒜等,又从家里拿来一块肉、一条鱼、一瓶剁辣椒、六个柚子,把我的后车箱放得满满的。他还说,这柚子要放到明年三月份吃才甜,现在吃不得。
收了土特产,我们开车回家了。在路上,我和老婆对刚吧赞不绝口,这也绝不是得了东西的原因。说刚刚吧好,全在于他待人真诚。我师傅说过好多次,刚吧懂事,城里的孩子远不如他。我和师傅有同感。我给他小孩的两个红包,他立马给了老婆,可见刚吧是一个顾家的男人,是一个尊重老婆的男人。他爹六十岁生日时,刚吧问爹,想要什么尽管说。他爹说,天安门只在新闻联播时看见过,想看看真的。去年,刚吧便带父母到北京去了一趟,可见,刚吧是有孝心的。从刚吧家回来,同学夏静时问我:“你驱车两百多公里,就为吃一餐杀猪饭,是真的么?值得么?”我回复说:“是真的!值!”我和刚吧接触时,他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动作,一句话语,都流露出真诚之意。我夸刚吧,是被他的真诚所感,他使我知道,人世间还有真诚在。刚吧,你是好样的!
                     谭 杰
               2018年12月25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