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4582|回复: 1

三闲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8 10: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闲居
                  
三闲居,位于桃源沙坪镇竹山村,是一栋有着七八十年的普普通通的农舍,一看到它,你就会想起那个年代的人,那个年代的事,那个年代的风土人情。
桃源有三位贤人,田桃源、尘晨、跨越,他们闲得发慌,便合伙把农舍买了下来,起名为“三闲居”,开展乡村旅游,推广刘老树茶叶。夏季,每天到这儿来的游客有好几百人,生意红火,文化人办实体这是一个范例。
一般的旅游景点,去过一次就足够了,可是,我到三闲居去过三次,意犹未尽,还想去。静下来想了想,是什么力量吸引着我?无它,一是自然风景好,有山,有水,有竹,有鸟,有蓝天,有白云,有农舍,有小桥,有清新的空气,还有朴实的村人,古朴得好,自然得好,我喜欢。二是三个贤人在此操办,自然的风里,增添了琴棋书画的气息,这样的风,很难得,我喜欢,所以我要来。
前年夏天,随贝贝燕团队第一次来,感觉很好,我还写了游记,记下了山上看竹,溪中戏水的场景,很好玩。
去年秋天,我和散协邱主席开车来过,吃过中餐就走了,时间虽短,留下的印象却很深。三闲居筑在山脚,西边有凤溪,北面有坪溪,两条溪水在此汇合,终日能听到水声,如轻音乐一样,很美。四面是山,山上全是竹子,竹林中有各种鸟,鸟声入耳,如甘露一样,润着心田。若有风,竹子摇曳,一片声响,颇有气势。进三闲居要过一道小门,小门玲珑,竹柱、黑瓦、暗黄色木板,左右各一灯笼,木板上有长方形的淡黄色的小匾额,匾额上有三个金色的字“三闲居”。进小门,三十多级青石板的台阶,台阶的左边有一棵古老的女贞树,树干粗壮,枝叶繁茂,要两人合抱。树干中长有两棵竹子,可谓是“胸有成竹”。据说,来这儿的人,手摸大树和竹子,日后事事有主见,件件能成功。走上石阶,便到三闲居。这是一个四合院,有十来间房,木的梁,木的门,木的窗,木的门坎,竹的墙,青石板的台阶。房间里悬挂着名人字画,存放着以前各式各样的农具,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有条理。坐在房子里闲谈,有宁静致远的感觉,这就是三闲居所营造的文化氛围,我喜欢。
今年冬天,也就是11月4日,应田桃源的邀请,由邱主席带队,文友周碧华、白狼、陬市民、华哥、朱树清、楚云、茉莉、黄华和我,到这儿来了,受到了热情款待。好烟,好酒,好茶,好菜都是满上的,晚餐是烤全羊。原因有二:一是田桃源是我们散协的会员,娘家人来了,自然高兴;二是周碧华老师来了,他与田桃源有过一段特殊的生活经历。27年前,他俩同在桃源教书,志同道合,游历山水,曾经在这农舍住过,周老师故地重游,感慨万千。一下车,便领着我们看这房,看那房,不停地说着当年的那些事。他说,房子是老样子,没有变,那俩位老人还在么?那俩位年轻的婿妇现在在哪里?物是人非,27年弹指一挥间,一切都如梦一般。
看过房子,我们围坐在茶桌上喝桃源红茶,听刘老树讲茶道。桃源红茶由来已久,气香,味甘,润喉,清肺,暖胃,是茶中的上品。天气很好,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在这青山绿水之间,我们这一般人,喝红茶,听茶道,心领神会,有意思。刘老树还给我们赠送了茶饼,并在茶饼上写了好些字。我的茶饼是这样写的:乌云界.野生老树茶.墨水先生品鉴.刘老树手工石模亲制。这茶饼,一经写字,便有了纪念意义,有了收藏价值,收藏着刘老树一份浓浓的情义,感谢刘老树。
喝茶后,我和华哥走到三闲居门前的凤溪玩水,竹排停在溪边,华哥脱了鞋袜,将缆绳解开,我便上排独自划行,逆水而上。蓝天下,青山傍,溪水中,独自划排,这是头一次,我情不自禁地高声唱起儿时的歌“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那怕风雨阻……”歌在山间回荡,情随溪水欢畅,心中无限美妙,三闲居是一个使人心情舒畅的好地方。
吃过中餐,我便独自向山上走,也是沿溪逆行。遇一位砍竹的老人,便和他攀谈起来。我说:
“老伯,你认识刘志昂么?”
“刘志昂,沙坪镇没有不认识他的!”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大叔的大女婿。”
“他可是一个大好人,大富人,发了大财了。沙坪镇最大的商场是他开的,最好的酒店是他建的,他商场的东西最全,价格最低,人也很和气……”
真想不到,在这深山老林里,我有一个发了大财的亲戚,可惜,好多次路过沙坪镇,我却从来没有登门拜访过,这是我的错。
继续向前走,一百米,有一景,叫我惊呆了。这儿的溪宽30米,水面20米,有一贴近水面的小木桥。水面的四分之三处有X型的木桩,这边约15米,有4根小树干平躺在溪面,一头搭在岸边,一头搭在水中的木桩上。那边只有两根小树干,更窄。溪水湍急,有一米多深,对岸有3户农舍,不见一个人,只一条小黄狗,对着我汪汪汪地叫着。我一见到这小木桥,心喜至极,即刻想起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读诗,最难的就是领会诗意,当我看到这小木桥,如见了水中的明月,一清二楚,诗的境界,作者的情怀,全都有了,我怎能不激动,这才叫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想走过小桥,到那边去,可是,走到半中间,桥摇晃得利害,站不稳,我立即蹲下,用手中的长竹杆插入溪底,上端紧靠木桥,待桥平稳后,再弯着身子,一步一步地往回走,上了岸,心才收了回来。这一幕,也是平身第一次。从前说,玩的就是心跳,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小木桥,看起来诗意无限,走起来惊恐万状,我记得一辈子。
入夜了,月儿露出了脸,星星不停地眨着眼,我们十多个人,在禾场中央,围着长方桌吃烤全羊,身边还燃烧着篝火。喝酒的喝酒,吃肉的吃肉,说笑的说笑,怡然自得。火光映红脸,肉香充满鼻,美酒暖了心,“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这其中,田桃源“闪经”最有意思,这与他的经历有关。他当过兵,当过老师,当过商贩,当过导游,爱读书,爱抽烟,爱喝酒,爱旅游,爱写文章,还成功地策划过几次有影响的大型文化活动,是桃源县的文化名人。我喜欢听他闪经,更喜欢看他的文章,他写东西,有话就说,很接地气,很有见地,读来心平气顺。鲁迅是喜笑怒骂皆成文,田桃源是说学逗唱总是经。说一句玩牌人的行话,他是“全名堂”。
晚餐一直到九点,本来我是要留下来住一夜的,但我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约钓鱼,我就坐不住了。我才学钓鱼,兴趣很浓,便决定回家。心想,三闲居,我还会再来的!
                  谭 杰
             2018年12月3日

     
发表于 2018-12-13 06: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