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220|回复: 2

《澧江悠悠往事流》文/潺凌渔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0 19: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潺凌渔夫 于 2018-10-31 08:37 编辑

     小时候,总喜欢在澧水无边无际的芦苇洲上玩,那里既是俺们这些放牛娃的欢乐场,更是牛儿们贪婪啃食的天堂。安乡是由多个小巴垸组成的一个个孤岛,四面环水,那时候交通极为不便,俺们居住的地方是沿澧水下游的安保大垸。记得七十年代末与八十年代初,要想去常德,必须从安乡沙河口这边的轮渡,打对河到常德县(现在的鼎城区)蒿子港镇的沙河口,安乡的班车每天一趟由此经过。记得当时沙河口还有一个客运轮船码头,坐轮船逆水而上可达津市,顺水而下至沅江茅草街后直通长沙,自从安乡修了安乡大桥与石龟山大桥,轮船码头也就废了,上客的趸船也逐渐破败在风雨之中。芦苇洲的左右是澧水河的航道,洲上或芦苇荡里时不时有白鹭与野鸭的鸣叫声,还有船工号子与渔歌悠扬,只是而今却很少听到过了。“白鹭啼鸣在绿洲,乌篷闲摇相思渡。牧童横笛烟霞远,渔歌一曲情悠悠。”虽然时光荏苒,澧水边许多风物早已物是人非,但芦苇洲依旧如昔,天蓝水碧,绿色无尽……。
安乡11.png
     草长莺飞三月天,少年时代的俺最喜欢到澧水江边放风筝,晴空万里,纸鸢随风在澧水上空飞翔,低头看那江水乌青澄碧,似乎一眼就可以看到江底。和风送暖,江堤滩涂高大的防洪柳,随风儿摇摆,把一头长发的妩媚照,毫不吝啬的抛向似镜面般的澧江。芦苇洲上也逐渐地冒出绒绒绿意,经过一冬的睡眠与蛰伏,芦笋悄悄地从广袤的芦苇洲上黑土地里探出脑袋,它们在春风的抚慰下,伸着长长的懒腰,眯着眼睛打着哈欠,青青绿绿地生长起来。俺总能在春雨淅沥的日子,看到如澧水般清澈的姑娘们用纤纤小手,轻轻柔柔地在采摘芦笋,一边唱着银铃般的歌声,有如天籁忽远忽近而来,把人的心唱得一阵莫名的躁动。春天的芦笋青翠碧嫩,散发着一股自然的清香,让人忍不住直流口水。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芦笋在当时的水乡人家,是一道人人都喜欢吃,但又再普通不过的菜肴。芦笋清香脆嫩、润滑鲜美、纯天然野生、风味独特,在洞庭湖区有“龙草”之称!更主要的是绿色健康营养价值高。芦笋的做法有很多种;凉拌、清炒、红烧、炖火锅等亦可。另有消息说,芦笋被国家定为防癌食品,绿色食品,随着生活质量水平的提高,芦笋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喜爱和追捧。
澧水7.png
     “绿阴生昼静,孤花表春余。”春末初夏,澧江早已没有春寒料峭的寒意,也没有炎炎盛夏的浮躁。有的只是青青碧苇,绿草茵茵,沿河烟柳,还有堤坡上尽情绽放的野花,红色白色紫色,绚丽夺目,把个水乡装点得如同天堂一般。有人曾经把澧江比作一个女人;绿洲是她的裙摆,东流的碧水是她的腰带,沿江的烟柳是她的秀发,漫天的云霞是她的纱巾。澧江正以仪态万方、风情万种的姿态向人们款款走来,带着花草的清香,碧绿的原色,把水乡点缀得如诗如画......。五月中旬,正是洞庭水乡鲤鱼产卵的时候(当地人喊鲤鱼板籽),土著老渔民称为梅雨旺水季节。这时候,从澧江上游涌来的桃花水开始漫淹芦苇,齐腰深的芦苇得水滋润便春风得意,盎然疯长起来。产子鲤鱼分娩在五月,那段日子里,只要到晚上就可以清晰地听到鱼尾击打水面的响声,整个澧江甚至整个洞庭湖区做母亲的鲤鱼都会在这几天生产,鲤鱼妈妈往往要借助水中韧性柔滑的苇杆为其助产。于是,无数鲤鱼子孙诞生在这没有狂风暴雨的绿色温床中快乐地成长,并一代一代传承繁衍下去。在芦苇荡的浅水滩上,如果有贪馋的人想吃产子鲤鱼,打只手电,用网或鱼罩轻而易举就可以一晚上捞得几十上百斤。不过这种破坏生物链的举动是可鄙的,水乡人不容,天理更不容。
相思河1.jpg
      跨过炎炎夏日,一眨眼,秋天来了!“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俺最欣赏刘禹锡用积极乐观的心态来看待秋天,他用独特的视角来诠释秋天,用风情万种来比兴对秋天的别样情怀,不愧为大家也!俺记忆中的澧江之秋也是如此;澧水潺潺,东流洞庭,鸥鹭低翔,鱼游浅滩,野凫江面嬉戏。野菊花漫堤生长,溢出淡淡的清香,蜂蝶与秋阳在花间相约,呢喃着一种温馨而又浪漫的语言。羊群在堤坡下漫溢,远远望去,如同悬在天上的一朵朵白云。夕阳西下,牧笛声声,牛铃叮当,夕阳慢慢由淡红转为深紫,照在澧江上,蝴蝶成双成对在江面上翩翩起舞,美丽极了,特别是那渔人撒网的画面至今记忆深刻。“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就是澧江秋天最真实的写照,这动与静的诗句,让俺们看到了水乡秋天最绚丽多彩的画卷。“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秋水伊人,被古人描绘得冰清玉洁,清新出尘,带着淡淡的忧愁,一颦一笑都是那样地动人心魄,这个看不见摸不到的虚幻美女,不知撩拨了多少世人的心。俺也曾天真地在某个晚秋的夜晚跑到江堤上,为的是倾听那“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秋水伊人的饮露绝唱。时至深秋,澧江洲上的芦苇逐渐白了头,芦絮在金秋的怒号中,漫天飞舞,就像冬天的雪花,把澧江交织成了皑皑世界......。
QQ图片20170907085442.png
               澧江冬天的凝重与肃杀,那也是一景。儿时的冬天,时序三九,总会有大雪纷飞如约而至。记得有一年下雪格外冷,室外的风吹在脸上像刀子一样刮得青痛,但俺们同龄的伙伴总会相邀一起,到澧江边看江面的冰冻。果然,澧江江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如同一条银色的大道,放眼望去,澧江就像是一个天然的滑冰场,俺与小伙伴们在澧江边堆雪人,打雪仗,江上面滑冰、嬉戏打闹,尽情地享受俺们童真的快乐!晴天的早晨,江面上总是霜雾缭绕,在慵懒无力冬阳的驱赶下,依然是经久不散。冬天的月亮挂在柳梢,以温柔的眼睛洞悉大地。淡淡的月光播洒在澧江上,如一瓢水银泼下来,注满澧江的黑窟窿。
洞庭风光2.png
      谈及澧江,那是俺们水乡人的母亲河,她承载着俺童年太多的快乐!如今,俺浪迹天涯,总是在寂静的夜晚想起她;游子乡愁谁能解?常忆桑梓不曾歇。梦中相思澧江水,伴吾羁旅他乡夜。”因为相思,而爱澧江。因为澧江,而思故乡。但愿家乡这条长长的澧江水能沉淀俺的过去,锁住俺的现在,伴随俺的未来!

(注:以上图片摘自网络)

     
发表于 2018-11-1 14: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你点赞.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