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33553|回复: 12

四十年前高考——我越过了命运的分水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3 13: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闻传递
姓名(密): ==保密信息==
电话(密): ==保密信息==
四十年前高考——我越过了命运的分水岭


      我不是那种一帆风顺的人,但在不顺中也夹着幸运。四十年前的高考就参加了两次。第一次是1977年,高考后被初取并参加了体检,但没被录取。第二次是1978年,高考后当年9月录取到了湖南省林业学校。随着命运的改变,也改变了我的人生。
      有人说:走过了才明白,往事是用来回忆的,幸福是用来感受的,伤痛是用来成长的,要让心在繁华过尽依然温润如初。虽然我参加高考过去了四十年,但我依然清楚记得高中毕业回乡当农民和两次参加高考的一些琐事。琐事不是孤立发生的,而是一个时代现象的反映。这种回忆不为揭示什么,更没有丝毫抱怨,纯粹只为记录。因为我深深地知道,我们从那个时代一路走来,谁都不容易,不管经历什么抑或遇到什么挫折,所经历的就是一种财富,它已经植入我的心底,有时还带来回忆的美好和灿烂的笑容,只会告诉我且行且珍惜!
回乡务农  读书无望
      1973年底我于盐井中学高中毕业,毕业时刚满15岁。那时很多乡镇都兴办了高中,村里办了初中,且初高中学制均为两年,也就是说,我们的初高中加起来就四年时间。
微信图片_20180611203518.jpg
1973年底高中毕业留影

      由于我们家是农村户口,我高中毕业无疑就只能回乡当农民。农民这个身份用现在的眼光看,不会比城里人低一等,但在上世纪70年代,农民基本上就是下等公民。一旦打上了农民的烙印,如果不是国家恢复高考制度,我们很多人可能始终都无力改变农民身份。我们家人口多,也十分贫穷,全家8口人:有父母亲,两个姐姐、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加我,父亲在盐井畜牧站当站长。两个姐姐早年就缀学在家务农,出集体工的工分属铁姑娘队的工分,与男劳力的的工分有很大差别,到年终结算时,家里年年是超支户。由于经济条件不好,正是长身体时营养也没能及时跟上,15岁的我高中毕业时个子不高,身体更谈不上壮实。但既然回乡进入农民行列,生产队(现在叫组)就管不了你身体是壮实还是不壮实,或者说对某个农活你会或者不会,生产队长安排的大小农活都必须得做,做不好反而会招来白眼。耙田、打蒲磙、耕田、插秧、割稻、踩打稻机、挑禾颖(双抢时用打稻机打下的含有禾叶的稻谷叫“禾颖”)、冬修水利等等,容不得你去讲半点价钱。1974年回乡务农后,两个姐姐加上我,家里共三个次等劳动力,一年下来的工分,折合的价值基本上能抵得上生产队分给我们家的实物价值,从当年开始,才改变了一直为超支户的状况。
      在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之前,从1972年至1976年,国家采取“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办法实行了有选择性的高等教育招生,且1973年还出现了张铁生“白卷事件”。 国家实行“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这四句话16字的招生办法,前三句在我家盐井镇青龙村(原叫盐井公社青龙大队),基本上就简化成了一个环节,就是村支书包办一切,普通老百姓连基本信息都不知晓,哪里还谈得上“自愿报名,群众推荐”?谁有资格报名,群众推荐谁,领导批准谁都由村支书说了算,如果是“自愿报名,群众推荐……”,我从1974年初回乡当农民直至1976年,三年中不会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我所了解到的盐井有一回乡青年,这个青年有较硬的后台,从1973年起,镇里年年推荐这个青年,可这个青年不知什么原因,却年年都没能进大学深造。在那个没有背景和后台办不成事的年代,阳光雨露始终沐浴不到自己,在我年轻的心底留下深深的阴影,只能仰天长叹,此生读书无望,只有当农民的命……
360截图20180611205436909.jpg
当年也有这样的耕田经历

      随着岁月流逝,1977年9月上旬,我与生产队其他男劳力一样进入了秋冬修水利的民工系列,被安排前往澧县火连坡镇(原叫金山公社)边山河修山门干渠。由于秋冬修水利是全县大会战,澧县境内的边山河附近已住满了其他乡镇的民工,我们青龙村就与湖北省松滋县刘家场镇沙溪坪村商量,请求该村领导协调安排接纳我们住该村农民家里。湖北能接纳湖南民工居住,也算阶级兄弟情谊深厚。我们居住的地方是一个村庄,全村民工分住在不同农户家里。我们生产队民工居住的房东是母女俩,女主人40来岁,房东老太也就是女主人母亲60多岁。安顿下来后,第二天就开始了紧张的劳动。起初是安排我们村的民工挑沙,劳动定额是从边山河河床,每人每天挑1400斤河沙到半山腰修山门干渠处。从河底挑到半山腰全是上坡,需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用尽全力才能登上去。也许营部(修水利时乡镇一级指挥部称谓)给连部(修水利时村一级指挥部称谓)下达的任务没这么大,但每个连要争先进,就必须得加码,要每人每天完成1400斤的劳动定额。据当地老百姓讲,一里坡七里平,意思是说,从河底挑河沙,垂直距离一华里,挑上去就相当于走了七华里平路,从河底到半山腰垂直距离差不多有300米,按一里坡七里平换算,一个来回就相当于走了4200米的路程。当年我不到19岁,别说我身体单薄肩上担百十来斤河沙非常吃力,就是不担任何东西,每天从河底走到半山腰来回14趟(相当于要走58800米),就会累得全身骨头散架,再加上民工生活不好,食堂的菜没什么油水,更谈不上吃肉,根本没有力气完成这繁重的任务。但任务是铁定的,必须得完成,没办法,我只有在每担中加至120斤左右,完成1400斤定额就可以少跑几趟。尽管这样,哪怕我竭尽全力到天黑最后一个收工,我依然只能完成1000斤左右。房东老太看到住她家的民工中数我年龄最小,体力最差,收工最晚,经常善意提醒我:“小刘,吃不消就休息,完不成就不要逞能,别压成痨病”。经过一段时间后,连部负责人看我个子单瘦,每天收工最晚,于是萌发恻隐之心,安排我记码,就是对每个民工挑的河沙称重后再用码单记录下来,记码这工种相对于挑沙来讲不知轻松了多少倍。挑河沙是阶段性的,挑沙任务完成后,一部分民工转为挖干渠,一部分民工转为打炮眼炸岩石,我则被安排打杂,连部负责人看我还有点文化,一方面安排我按照营部要求负责连部工地宣传,出连部宣传栏,一方面安排我参与连部购买炸药用作炸岩石用,再就是参与连部食堂采买蔬菜、烧柴等,这工种相对于其他民工挖渠道,用铁锤钢筋打炮眼轻松不少,也安全不少,我当然乐意去做,内心也无比感激。
微信图片_20180611203743.png
当年也像图中主人翁一样踩打稻机

      搞工地宣传和帮连部食堂采买不会天天有事做,这样的工种持续一段时间后,我又被安排与其他民工一起,上工地打炮眼。连部对每组打炮眼的人员组合(两个抡铁锤,一个掌钢钎)也有定额规定,每天必须完成多少个炮眼,每个炮眼达到规定深度以后,再安放雷管和填埋炸药。填埋好炸药后,按连部统一口令由熟练民工点燃导火索进行放炮,准备放炮时,工地上所有人都必须快速躲进有岩石遮挡的安全地带,以免发生误伤。好在我们青龙村人办事还比较谨慎,整个修水利期间没发生过一起炸伤人事件。打炮眼虽比挑河沙轻松点,三人一组轮流挥锤和掌钢钎,一天抡锤下来,手掌全是血泡,手臂不能动弹。尽管如此,每天还得坚持上工,否则不但每天没有工分,而且也没有一斤米的粮食补助(当年修水利的民工除每天正常集体开餐为一斤半大米指标外,完成任务定额的民工每人每天还补助一斤大米作为劳动报酬)。
恢复高考  首战失利
      大约到了1977年11月初的一天傍晚,我从工地上回到住地,连部负责人转给我一封信,信封鼓囊囊的,很厚很沉,说是我小姐姐特地托这位负责人带给我的,这位负责人也不知道信中内容,以为就是姐姐给远在他乡的弟弟写的一封普通信件。我也猜不透小姐姐为什么要给我写信,因为小姐姐已经出嫁了,我心一阵紧张,以为家里有什么事,或者是小姐姐要教我多听话,多注意身体之类的。当我接过信走到没人的地方打开一看,是小姐姐花了几天时间将湖南日报刊登的1977年的招生简章用红杠杠十行纸全文抄下来寄给我的,几十页。有招生原则,招生学校及其专业等。招生原则规定,“凡符合条件的青年,无须单位同意,领导批准,直接就可报名取得高考资格”。随同招生简章一起寄来的还有小姐姐写给我的一封信。我清楚的记得小姐姐的信是这样写的:“大弟弟,你好,你在边山河修水利还吃得消不?我知道你一直想读书,今年全国恢复高考,如果你想参加高考,你就请假回来,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你高中毕业有几年了,参加高考不一定会一定能考上,但不参加就永远没有读书的机会,你自己考虑好后再作决定”。看了小姐姐的来信,我情不自禁,热泪盈眶,内心无比激动,无比感激小姐姐给我提供了这个重要信息。在“自愿报名,群众推荐……”的年代,我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我们来到水利工地后,早出晚归,住在湖北,信息闭塞,看不到报纸,听不到广播,当看到这消息哪能内心不激动呢?我接着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同在那里修水利的初中同学雷耀荣。我俩合计后,都表示要回来参加高考。我们连夜告知连部负责人这个重要信息及我们要请假的想法,好在连部负责人还比较开明,看了招生原则无须领导批准,也可能更多的是怜悯我身体吃不消,很干脆地同意我们俩回家。假是请好了,但我回家没有路费,于是我当即立断将每天补助的还剩余的30斤大米以每斤两毛钱价格卖给了房东老太,共卖6元钱,第二天我向连部交接工地宣传有关事宜,第三天就和同学雷耀荣俩人从边山河回到盐井镇青龙村。
      回到村里后,立即向生产队长报告,以便生产队长重新安排他人顶替我的出缺。说是参加高考,但生产队长对我说:集体工还是要出的,你只能白天出集体工,晚上搞复习。尽管我是高中毕业,但基础不是很扎实,读初高中时的物理化学统称为工业基础知识,很简单,高中毕业比现在的初中毕业生的水平强不了多少。走出学校几年,重新捡起书本自己复习,再加上我们读书时的课本已过时,又苦于复习资料极其短缺,其复习难度和效果可想而知。好在我读书时语文还不错,毕业后也经常看书,记忆力也不错,语文、政治靠记忆应该可以,数理化三科中只有物理稍差一点,心想高考达到分数线应该没问题。于是我到公社教革办填写了《高等院校、中等专业学校招生报名登记表》,全村近20名青年同时报了名,在志愿的填报上,根据自己的功底,抱着稳打稳扎的做法,没填大专院校,只填报了湖南化工学校、湖南邮电学校、湘江师范学校三所中专,并以湖南化工学校作为第一志愿。11月底,我又向生产队长请假,考试前不出集体工了,要集中精力复习一下,生产队长没有表态,我也顾不了这许多,心里思忖着,你生产队要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要脱产复习,其实从我请假到离考试也就十多天时间了。我将要考的科目复习资料摆上书桌,心如乱麻,无从着手。转念一想,不能这样下去,必须对每门科目的复习时间和作息时间作出个大致安排,语文,政治,数学,物理,化学每个科目先安排三天时间,剩余时间进行重点梳理,早晨必须5点起床,晚12点睡觉,除去吃饭和休息时间,每天保证17小时看书,复习资料上的数理化习题全部做已不现实,但必须完整地看一遍。经过半个月的潜心复习,说来也巧,原来读书时没弄懂的数理化题目,在复习时基本上弄懂了,也许是理解能力随着年龄增大而增强的缘故吧。时事政治及语文的有些内容,通过强记基本做到胸中有数。待到1977年12月17、18日,盼望已久的高考终于开考了,我们的考场设在盐井中学旁边的伍家岗中心小学,17日考语文,数学,作文题为《我爱领袖华主席》(华主席就是华国锋主席),18日考政治、理化,共考四门,总体情况似乎尚可,具体来说语文、政治、数学考得好点,理化相对差一些。
timg.jpg
当年参与修山门干渠时正如同这样打炮眼

      高考之后,天天盼望着,期待着,同时也忐忑着。耐心等待到1978年元月12日,生产队长通知我去盐井卫生院参加体检,说是高考被初取了。虽然不是被正式录取,被初取的消息也是令人振奋的。我们青龙村参加高考的近20名考生中,只两个被初取,一个是与我同生产队的同届不同班的高中毕业生、在任民办教师张儒新,一个是我。在体检中,记不清是在哪个环节几个医生聚在一起嘀咕了一会,又重新用听筒听我的心跳、量血压等,我琢磨着是不是身体哪个部位有什么问题,医生没告诉我,我也没胆量问医生,更不懂要找什么人疏通一下,体检后是什么结果我也不知道。待到3月,一同参加体检的同学张儒新被录取到了长沙师范学校,我最终没能得到体检通过、政审通过和被录取的消息。
重振旗鼓  再备高考
      要说高考首战失利对我没有打击,那是假话。但任何的不顺和失利,父母亲和两个姐姐也只能安慰,如何面对是否振作还得靠自己。当时内心还有一种阿Q精神,没录取并不是我没达到分数线,肯定是其他原因,不然不会被初取。有哲人说得好:“成功不是别人的专利,失败也非咱的人生标签”。而且还认为,有了去年的临考经验和基础,今年再考应该没什么问题。尽管有自信,我还是打有准备之仗,尽可能找一些复习资料进行复习,慎重对待每一门科目,白天依然出集体工,晚上就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看书。进入夏天后,天气炎热,蚊虫也多,为了解决炎热和蚊虫多两个问题,晚上我就接一桶水,将双腿浸泡在桶里,就着灯光看书算题。
      否极泰来!不顺的人也有走好运的时候。1978年6月上旬,青龙学校一名教师因病请假,教师出现空缺,公社教革办考虑到我于1977年参加高考被初取的事实,研究决定要我去青龙学校当代课老师,时间一个月,顶替那位老师教初二年级物理和英语。我对自己能否胜任这两门课的教学考虑不多,我倒是觉得我有了集中复习的好机会。来到学校后,按照校长的要求,按那个老师的备课方案,尽力讲好每节课,经过几节课试教,老师和学生们对我的反映还不错。我自己也清楚,反正老师出缺了,总要找个人顶替一下,也许在公社教革办看来,我是当时当代课老师的合适人选吧!一个月代课时间不长,但对我的人生来讲弥足珍贵。当代课老师给我复习带来了极大的方便,白天可以不出集体工,上完课后就可以自由安排时间搞复习,对做不好的题目还可请教学校教数学等课程的老师。我除上课外,其余时间全用在背语文政治和演算数理化题目上面,通过一个多月的复习,7月下旬临近考试时,基本上成竹在胸,有八九成把握。填报高考志愿时,没人指导,心也不高,不报大学,中专即可,只希望能跳出农门就行。至于报什么学校也没过多思考,但有一个想法,坚决不报农校,农村插秧割稻太辛苦,我喜欢汽车,更喜欢开车,那就报个林校采运专业吧,即便不开车,搞个嫁接什么的也比农校好。在没征求父母亲和两个姐姐意见的情况下,自作主张就填报了湖南林校、湖南第一师范、常德师范三所中专学校,且将湖南林校作为我的第一志愿。7月20日至23日,高考的日子来到了,大专院校考三天,中专考两天。考试前一天,我找父亲的同事、盐井畜牧站的叶明政叔叔借了一块手表,以方便掌握考试时间。20日,我拿着准考证准时来到设在盐井中学的考场,第一场考语文,其作文题目为《华主席带领我们进行新长征》,第一场考下来,整体感觉良好,在良好的心态下,比较顺利地完成了数学、政治、理化等科目考试。
      考试后的一段日子是人生最迷茫的,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盼望考试结果早早下来,也设想一旦不被录取乡邻会有怎样的眼光……
      8月下旬的一天,我得到通知说我又被初取了。这次初取,在预想之中,没有1977年那次初取激动,因为我知道初取不代表着一定会录取,但不初取是永远也不会被录取。按公社教革办通知,盐井初取的考生统一乘车到大堰当中心医院体检。青龙村初取两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青龙学校我代课期间教了的雷姓学生。在体检过程中再也没出现1977年参加体检时医生聚在一起围着我嘀咕的情况,每个体检科目顺利通过。体检完后,全身释然,心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为了放松下多日的紧张,当晚与几个同去体检的盐井考生在大堰当电影院重复看了两场红楼梦电影。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9月上旬,盐井镇初取的考生先后拿到了录取通知书。青龙村另一名初取的雷姓考生也拿到了常德供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而我的录取通知书迟迟不见到来,这阶段,可以说我内心焦急万分,反复思索到底问题出在什么环节?母亲看我焦躁不安,内心比我更急。就对我说:“经平,你去公社问问,看到底你被录取了没有,天天这么焦急的等也不是办法。”我遵从母亲的嘱咐,9月上旬末,自己跑到公社教革办去问是否被录取,接待我的是公社党委委员、专职管教育的谭书记,他告诉我,“小刘,你早被录取了,你的通知书是第一批下来的,早就搭你们大队领导要他们交给你的,你没得到吗?”我听到这个渴望已久又无比振奋的消息,当场就痛哭了起来。谭书记安慰我说,“两次考试终于录取了值得高兴,回去找大队领导去要录取通知书,入学了好好读书,将来成为有用之才”。谭书记只知道我被录取了,但是被哪个学校录取记不得那么清楚。我含泪告别谭书记,回到青龙找大队长,问他是不是公社搭我的录取通知书给他了,他说:“我已经将你的录取通书给你们生产队队长了啊,他还没给你吗?”我知道,高考录取通知书是用挂号信寄出来的,一般不敢弄丢失,得到是迟早的事。找到通知书的下落后,接着我又去找生产队长,可队长不在家。第二天傍晚时分,在离我家不远的一个路口遇到生产队长,他也是专程来给我送录取通知书的,一见面就对我说:“经平,祝贺你被湖南林业学校录取了,只是如果你去读书了你们家就一个劳力也没有了……”。话没说完,言有未尽。我知道他下面话要说的意思,我们家如果我去读书了,还剩母亲和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妹年幼在读书,母亲要照顾弟妹和料理家务,确实没有出集体工的劳动力了。我不想听他往下讲,连忙打断他的话说,“谢谢队长给我送来,谢谢队长,谢谢队长”。后来从队长的话中我体会到,生产队是不希望我去读书的,一则去了家里没劳动力,二则生产队还得按规定转一年的实物口粮到公社粮店,无论从哪个方面讲,生产队都是吃亏的。我想,这也许是我迟迟得不到录取通知书的原因吧!但录取通知书不能不给我,更不能不让我知道而扣压下来,因为公社教革办已记录在册。
微信图片_20180611203552.jpg
曾经的湖南林业学校,现已合并到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湖南林校1978年的入学时间是当年9月18日。我接到通知书到入学不到七天时间。接到通知书后的那些天中,我找生产队计工员核对了我们家的所有工分,交结有关事宜,再就是作上学前的准备,比如转粮食关系,迁移户口,转团组织关系等。16号下午,在父亲和小弟的陪送下,我一头担着一口脚箱,一头担着棉被,从家里赶到盐井汽车站搭乘到津市的客班车,计划在次日凌晨从津市乘船到长沙。平生长到20岁,从没独立出过远门,父母亲希望儿子能走出去有点出息,但真正要离开他们时却十分难舍。当我走出家门时,母亲噙着眼泪依依不舍地把我送到我家对面的山岗,千叮咛万嘱咐,直到我走了几里地,母亲还站在山岗上遥望。来到津市后,当晚住津市一旅社,17号凌晨4点,搭乘津市开往长沙的客轮,父亲和小弟一直把我送上客轮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当天晚8点左右,轮船到达长沙客运码头,一上岸,学校接新生的车子就将我们接到位于韶山南路的湖南林校。
      进入校园,感觉一切都很新奇,路灯明亮,绿树成荫,花香扑鼻,非常优美,这是我在此之前从没看到过的优美环境。终于圆了读书梦,那股高兴和激动不由言表。18号报到,学校将我分配到了林业专业林11班,与我填报的采运专业不符。我咨询学校招生办的负责人,招生办负责人对我说,“你填报的采运专业没错,但你的理化成绩相对于采运专业其他同学要弱点,可你的语文数学和政治成绩相对来讲又比他们强点,于是学校招生办就将你调整到了林业专业,再说,你填报志愿时不是填了服从学校分配吗?专业调了不能变,希望你正确对待。”其实,采运专业和林业专业究竟哪个更好一点,我真搞不清楚,填报采运专业纯粹是冲着可以开汽车而报的。心想,林业专业就林业专业吧,反正有书读比没书读强。三年的林校读书毕业后,两个专业毕业生的分配去向还是有很大区别,采运专业毕业生大多分配到了木材公司、贮木场等单位,是企业;林业专业毕业生大多分配到了林业局、林科所、苗圃等,是行政事业单位。1981年湖南林校回常德的33个毕业生中,我和燕姓同学分配到了常德地区林业局,其他同学分配到了地区木材公司和县林业局等单位。而本世纪初企业改制时,分配到企业的林校毕业生都经历了改制,分配到行政事业单位的林校毕业生没有一个被改制下岗,看来我又幸运地沾了学校调整我所报专业的光。
微信图片_20180611203536.jpg
湖南林校毕业15年后班上同学的第一次联谊会

      文章结束时,我不得不说的是,我能越过命运的分水岭,从一个农民走向国家机关当一名公务员,是时代赋予的,我能够抓住机会到省城学校读书,非我个人能力所及。这里我要感谢国家恢复高考制度、感谢时代带给我们好运;要感谢我的父母、我的姐姐和弟妹在那么艰难的条件下支持我读书;同时还要感谢在当农民那些年和高考中遇到的种种挫折,是这些挫折磨砺了我坚毅的性格。
      现在回想起来,曾经沧桑艰难的经历,都成为人生珍贵的课程,让我们更加成熟坚强。年轻时总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带着股青春的朝气,也带着股浮躁的戾气。当岁月洗尽铅华,我走到人生边上,赶赴人生的晚宴,这一生形形色色五彩斑斓的经历,都淬炼成波澜不惊的内心。
      岁月老啦,我也迈进了花甲之年!不再争辩那些曾经的对错,不再纠结那些曾经的不爽,只愿用温柔和宽容,笑看人生的风霜雨雪!
                                  2018年6月11日晚


     
发表于 2018-6-13 14: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136a51336cf6f75ce0523da14c325dd8_5.gif 8529278be5d78b82696f0243dfe03624_4.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14: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02.jpg
0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14: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你这编文章也想起我当时十几岁在农村做事的回忆,虽然辛苦点,但还是很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14: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18: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霜叶红于二月花,最美莫过夕阳红。撸起袖子迎头上,退休不曾把志退,一颗红心情系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21: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推荐。谢谢大铭主任,中央工人、问号110等大咖的阅评,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5 10: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平老弟好,因相同的经历,看了你的文章感到非常亲切,不过我比你稍微顺利一点,77年一次成功,读了师范,后来调到机关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5 14: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cdyjs 发表于 2018-6-15 10:38
经平老弟好,因相同的经历,看了你的文章感到非常亲切,不过我比你稍微顺利一点,77年一次成功,读了师范, ...

你们都是能人
8529278be5d78b82696f0243dfe03624_4.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5 18: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u=3650538819,1876109777&fm=27&gp=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