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6863|回复: 3

《父亲的二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8 20:56: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忆中父亲的二胡比较劣质,拉的调调也就“姑嘎嘎姨嘎嘎”很不入流。不入流的原因一方面源于二胡的质量,更重要的是父亲做为一个农民就不该整天提着二胡不务正业。因此父亲的二胡只能象一只不合脚的鞋子,灰头土脸的弃置在岁月的旮旯里,未能给主人增添什么光彩。
        小时候也就从来不屑于听父亲拉二胡,父亲做为农人的一点点风花雪月的情怀常常被现实粉碎。父亲却执着,有一搭没一搭的二胡演奏持续了很多年,劣质二胡也换了好几把,虽从来没有一首曲子能打动人心,倒也自娱自乐捱过了几多无趣的光阴。
        母亲提早过世后,父亲不惯农事,又没了人管,遂整天提着他的劣质二胡,和一帮酒肉朋友游荡在集镇村落之间。劣质的二胡配上父亲的三寸不烂之舌,竟然引来了一个后妈跟了父亲十多年。因为要给自家儿子看屋,后妈后来和父亲分开了,但仍象亲戚一样的往来。
        父亲七十二岁那年身体很是虚弱,辗转三家医院确诊为二十几岁就得了肺结核,多年后已钙化无传染,医生建议保守治疗,禁烟酒。父亲扎扎实实禁了两个月烟酒后,如故。儿女们提心吊胆的数着父亲生命的时钟,一晃七年过去了,父亲却似乎越活越精神了。健康与长寿真是个宝,足以抵消父亲做为农人、丈夫、父亲等角色时的瑕疵。现在无论是回家探望还是电话问候,只要看到听到父亲思维敏捷的谈吐,得到他一声“我还好"的回答,做儿女的便会觉得肩头的担子一轻,来日方长!
        打打小牌是七十多岁父亲鳏居生活的重要活动,每天上下班样的赶往集镇,在小茶馆老板们殷勤的争抢中安度晚年,也算给了儿女们一个放心。只是二胡与牌不可兼得,挂在老屋的墙上终有一日被老鼠咬断了弦,不了了之。
        忽一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丰富农村文化生活,乡镇成立了一个戏团轮流到各村演出。父亲也就舍了牌桌的诱惑追着戏团到处看戏,不仅奔波劳碌乐此不疲,竟还对戏团里拉二胡的演员有不屑之辞。听他话里话外又勾起了对二胡的热爱,儿女们便给他买了一把,清明节回去挂山时顺便给他捎去,感觉比买一堆鞭炮和香蜡纸草去母亲坟头要让人熨贴得多。
        打蜡、调弦、试调、成曲……父亲忙得有板有眼,不亦乐乎。也许是随意买的价格才几百块的二胡质量优于父亲以往的二胡质量吧;也许是经过岁月的沉淀后懂得欣赏父亲的优点了吧;也许是越过沧桑的父亲老出了心无旁鹜的纯真与睿智吧一一
        反正我是第一次认真的发现父亲竟然真的很有才!《十送红军》、《南泥湾》、《映山红》等红歌竟然拉得行云流水,显出训练有素的模样。看着七十九岁的父亲手指灵巧的演奏,一份发自内心的高兴与感动滚滚而来,我亮开嗓子给父亲伴唱了《南泥湾》,虽然坐着气息不畅发音不是最佳,但那种随意的和谐与纯真又何尝不是最美的天伦!
        但愿这把仍然不算优质的二胡能陪伴老人家走过更多更美的晚景!

                  亚烽于2018.4.8
     
发表于 2018-6-13 00:0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真意切,温馨动人,写得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