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86|回复: 3

夜宿星德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2 23: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宿星德山
                                             作者:何家刚
       在认识网络以前,我相信许多朋友和我一样,还真不知道常德桃源有个星德山。
       初识星德山是2013年的某一天,在常德政府网常德论坛上看到一个名叫“楚冰”的网友文章,一篇“家乡的星德山”引起了我的好奇,我们的家乡常德真有这么秀美的奇山,不会是文化人笔尖下的文字修饰吧?
       再识星德山是我的那群骑友骑行到星德山后的直接上图,我惊诧了,那丹霞红岩,那如垒的悬崖峭壁,那崖上劲松,那大雄宝殿………。此山不去,终生之憾,我暗自发誓,必访此山。
       有时心愿与现实成正比,2013年6月27日下午,接到好友“云朵”相邀与户外爱好者“河哥”、摄影爱好者卢吉安、“陬市民”一行五人,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下午三点多,卢吉安开着他的老爷车从常德出发,在陬市与从桃源赶过来的楚冰一家汇合,然后长趋直入,直奔星德山后山。
       后山桃垭村,楚冰老家。车直到屋前禾场,下得车来,方知楚冰帅哥一枚,携孕妻幼子,专程赶回。
       楚冰留我们晚餐,席间,这位朴实而健谈的桃源汉子,用浓郁的家乡口音给我们介绍了星德山的地理风貌、人文景观、风土人情。字字珠玑,句句深情,我们看得出他对家乡山水的无限热爱和眷念,听得我们心花怒放,心早已飞到星德山上了。
       吃完晚饭,已过酉时,天尚有微光,我们背上行囊,从后山直奔山顶。楚冰全家送我们上山。十岁的小少爷扛起一小包行礼前面开道,跑在最前,华哥背负着约三十公斤重的行囊(帐篷、食物)紧随其后。楚冰也扛着一大包行礼大步流星,河哥背着行礼跟了上来,“云朵”伴着身怀六甲的楚冰媳妇尾随其后,平时缺少锻炼的“陬市民”、卢吉安背着自己的相机包气喘嘘嘘的落在老后。走完二公里坡道,后面就是石级路了,走在最前面的小少爷已坐在石头上在等。我们看到天色已晚,弟妹怀有身孕,楚冰一家还要返回桃源县城,就动员他们返程。楚冰有些依依而又有些无奈,反复指明道路后和我们道别,所有行礼全加在河哥和我的肩上。
       夜幕下的星德山,十分静谧,静的怕人。茂林修竹,草覆山径。远处不时传出几声鸟鸣,与近处岩蛙的几声鼓嘈遥相呼应。脚下不经意一羽长尾惊鸟“扑、扑”飞出,让人几分惊悚,一身寒颤。溪水潺潺趟出轻轻的细浪丝丝作响,象是一场轻盈的山林交响曲。山风轻拂,使人备感清爽。天地近乎一色。借着微弱的光影反衬发白的石级艰辛的向山上爬去。
       到达半山腰星德山门(当地人叫此处为茶垭),已是月上梢头。我们在此歇息。卢吉安,“陬市民”有摄影师捕着的眼光,当然不会放过如此夜色美景,架上像机,咔嚓、咔嚓拍摄起来。山下一道光影划过,我们知道那是楚冰一家回程的轨迹。大家内心祈祷“一路平安”。


       此时月色朦胧,天空繁星点点,与山下万家灯火交相辉映,天地浑为一体。夜黑无景,一切山景皆为墨色。我们星夜兼程,直奔星子宫而去。


       到达星子宫,已是满身臭汗。星夜拜门,郭道长夫妇出门招呼。我们讨水洗漱,道长着小道士执炬带路崖下取水。小道士拎桶执炬在前,下坡爬坎,穿羊肠小道如履平地,我们艰难的尾随,每当我们落远,小道士总会高举火把停下来等着我们。来到崖边,见悬崖高百尺,壁立千仞,从崖顶人凿小道,附崖盘旋而下,直到崖底取水口。路上大家一直不敢开口说话,生怕微有闪失,便有跌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之险。


      取水口是崖底平地岩石上凿的二个积水坑,收集从岩缝中渗出的山泉,十分清凉。我们冲洗完毕,倍感清爽,十分惬意。这时我们才仔细打量身边小道士:“你是郭道长的儿子?”
“不是”
“多大了?”
“9岁半了”
“怎么没去读书?”
“不听话”
“怎么就不听话了?”
“………”,一阵沉默。
“想读书不?”
“想!”
“认识字吗?”
“认得几个,郭道长平时教过我。”
后来了解了小道士的身世,便有了华哥、河哥解救小道士下山的经过。此乃后话,另书再表。



        回到星子宫,已是亥时,星空炫目。卢吉安和“陬市民”俩忙于架相机拍星轨,我们仨忙着安营扎寨。帐篷支在星子宫东侧悬崖之上,正对南天门,好在先人石砌围栏,不然真不知有多少生灵会跌入万丈深渊。
       是夜,山风啸啸,帐篷鼓嘈,非牢系和篷内睡人压住恐早已吹下山腰。星德山顶,十分清凉,虽六月酷暑却犹如深秋。由于疲劳,河哥已发出均匀的鼾声。二个摄影师守着星星长聚焦,慢暴光玩得不亦乐乎。我却在风鸣中慢慢进入梦乡。



       一觉醒来,天呈青色,和风拂面,倍感清新。俩摄影师已在相机旁守着拍日出,他们莫非未睡?老天却开了个玩笑,云厚如被,叆叇深处,几束红光拼命渗出,祥云拥簇红曰,半遮半掩,难见彤曰全目。


       这时我们才细细打量星德山,怪石嶙峋,山崖壁陡峭悬,似人工垒石,高过百丈,红岩青松,满目苍翠。有岩石兀地突出,寸草不生,似天神随手点缀。梯级石阶,随山势而凿建。各间庙堂,沿路随见,红岩石壁石瓦,不见一木一钉,唯星子宫气势磅礴。
        星子宫之址,三面临崖,深不见底,一面劈径凿级而上。道口千年古松附于崖上,傲然挺立,勃勃富有生机。


       远处山顶卧石岩上,有人影晃动,细看,是小道士在岩上独自玩耍。不觉为小道士的孤独和安全担心起来。
        景由心升,心中总是想着小道士,便无心赏景,下山而去,留下再登星德山的话题。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19: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mmexport150543636863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