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尚一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4295|回复: 343

铁肩担道义 妙手写文章(记法官作家杨名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6 15: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铁肩担道义 妙手写文章
(记法官作家杨名夏)

       QQ图片20170506162417.jpg



     鸡年清明,著名法官作家杨名夏从常德专程回石门老家祭祖,为先人扫墓挂青,这是他每年必做的功课,足以看出他尊祖重孝的赤子之心。
     他打电话约我会面,我俩已有几年不曾相见了。一碰面,二话没说,杨名夏就送给我一份厚礼——他新出的长篇小说《法官本色》,还在扉页亲笔题写了几行龙飞凤舞的钢笔字:

                                                  启亚兄雅正
                                                                 杨名夏
                                                                                                                                                            2017.4.2

            
                                                                QQ图片20170506162408.jpg          
                                               (图片居中者为法官作家杨名夏先生)
                                                                     

     这是他送给我的第七本个人专集了。头一本是一九九七年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家庭案例纪实文学选编》,第二年杨名夏送给我《死囚临刑前脱逃》,全书收集了56个案例;二OOO年送给我他的第一本中篇小说《小镇上舞蹈的女孩》;零二至零八年,名夏先后送给我他的法制长篇小说三部曲《大法庭》、《大叫板》和《大悲情》。
     老实说,此前由于工作繁忙,我无暇完整、深入地阅读他的大作,只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般地翻翻了事,完全是囫囵吞枣不求甚解,读后根本无法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如今我赋闲在家,有了大把时间读书看报,花了个把星期,我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把《法官本色》大快朵颐了一顿,然后又细嚼慢咽品味一番,继而引发了对该书评头评足的冲动,发表点个人的一孔之见,以飨读者,同时就教于万家。

                                                       一

     毫不夸张地说,我与杨名夏是性情相近,志趣相投的挚友。虽然我俩是君子之交,但相互心心相印的深厚友情并没有因时间和距离的变化而淡薄和疏远。我同他的相识与相知,结缘于一段鲜为人知的特殊际遇。一九九二年,我在石门县人民武装部任政工干事,杨名夏当时在县法院办公室工作,他是我们聘请的军事报道通讯员。恰逢其时,我的一位大学中文老师及其妻子——一名中学教师,与长子长媳因一桩房产纷争,产生了激烈的矛盾冲突而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受尽了凌辱的老俩口双双选择自尽的方式离世,从而酿发了一出社会反响强烈的家庭悲剧。而那两个逆子恶媳却无法受到法律的惩罚而毫发无损,逍遥法外。出于对死者的同情与对长子夫妇的义愤,我找到死者的女儿(我的高中同学)进行采访,准备写一篇讨伐不孝之徒的檄文。因担心引起法律后果,我很自然地找到杨名夏进行合作。我俩一拍即合,很快写成了一篇数万字的纪实文学《秋天的愤怒》。文章很快在《法制建设报》、《法制时代》、《民主与法制》、《法制文摘》等全国10多家报刊上发表或转载,引发了各方面的广泛关注和反响,一时好评如潮。
     不久,省政法委新创办的《法制时代》的张主编专程到石门来走访作者,因杨名夏外出未联系上,故而只与我单独见了面。张主编向我了解了文中所涉事件的真实性和成文过程。然后表明了想从两名作者中抽调一人到省里工作的想法。我不假思索地当即推荐了杨名夏,因为杨名夏是搞法律的,到省里工作轻车熟路,更容易适应新的环境,进入角色。还有另一层考虑,杨名夏由于书生气过重,当时在县法院办公室不怎么吃得开,传出小道消息院里正考虑把他往乡下法庭调,杨名夏正为此焦燥不安。有了如此的好机会,我正好送个顺水人情。
     通过多方打听,我终于联系上了杨名夏,让他火速赶回县城与张主编见了面。本来,杨名夏是可以荣调进省城的,但常德市中级法院横刀夺爱,开出了比省里更优越的条件:把杨名夏和妻子双双调进市里。这样,为他日后展露才华,扬名立万提供了宽阔的舞台。

                                                 二

     机会是属于有准备之人的。与其说是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助人之举为杨名夏提供了个人命运的重大转机,不如说是他长期勤奋打拼积累的才华,赢得了自身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难得机遇和大好前程。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初的杨名夏,1983年从师范学校毕业,随即参加了教育工作。他在石门县西北山区扎扎实实教了5年书。业余时间,他把大量精力投放到阅读文学等各种书籍上,边教学边创作。他不仅尝试写多种文体的稿件,还创作了不少歌词。利用假期进行社会调查,他几乎走遍了渫水流域的山山水水、角角落落,采集了大量的民间传说并整理成文,他对土家文化和风俗习惯了如指掌,耳熟能详。
          1988
8月,杨名夏改行调入石门县人民法院工作,1992年荣调到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历任书记员、办公室副主任、民一庭副庭长,还在审判监督第一庭、行政审判庭等岗位上工作过。他编辑过院里的《审判报》,业余时间创作了大量爱情、婚姻、家庭方面的稿件,并在《家庭》、《知音》等全国多家期刊上发表,甚至有几家报刊为他开设了专栏,定期约他撰文刊发。
     从2002年起,杨名夏开始转向写小说,个人专集一发不可收拾,先后出版中短篇小说集三本,接着又推出系列长篇小说《大法庭》、《大叫板》和《大悲情》,均获得丁玲文学奖。
     杨名夏秉公无私,真心护民,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自己首先是一名法官,然后才是一名作家,两者泾渭分明,绝不会主次不分,本末倒置。对待工作他既踏实,也务实。每年开庭,讨论案件在百件以上,审理法律文书300份以上,承办审理案件20余件。办案中,他深知法官是会说话的法律,法律是沉默的法官,奉行裁判是经过法官道德过滤后的法律的原则,对于法律,包括他小说中的主人公都坚信道德法律以及良心的底线。因此,他所经办的每件案子都是良心道德在司法中的实践。
     杨名夏坦荡无私,为人清廉。有人请他吃饭,消费或送礼,他一概拒绝。有一年春节前,有位当事人往他桌上丢了一个厚厚的信封,说这是过节的一点小意思,待事情办妥了,还有重谢。他看都没看,只说了声你还是自己收好吧,免得我送到监察室去
     有人见他爱好文学,便提出给他出书,杨名夏听了,笑笑说,写书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不是职业,我不可能为了出一本书而出卖法律,出卖灵魂。
     杨名夏勤于学习,基础扎实。为了尽快熟悉法院业务,他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把大量业余时间都用在学习法律知识和政治理论上,10年间,他的学习笔记、心得体会、资料剪贴本累计近百册。这些资料和知识为他日后从事审判工作打下了坚实的业务理论基础,他先后获得了几个大专文凭,有中文、历史和法律,不久前又获得了法律本科学历。
     由于工作勤勉,业务过硬,成绩突出,承办过数起有影响的案件,杨名夏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全市模范法官,数次获市政府嘉奖。平时积累的素材与审判实践为他创作法制文学作品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其作品均以法治为理性追求,以公平为情感渴望,以现代文明为未来寄托,塑造了一大批血肉丰满,个性鲜明的法官形象。他是一位创作颇丰的法官作家,在全市、全省乃至全国政法系统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三

     作家,时代的良知,这是因为他首先是个 思想者,必须坚守人的思索,人的探讨,人的精神追求。作家要以哲学家的理性思维,以超越当代的深刻洞察力,解剖现实,深揭被掩盖着的社会罪恶,达到常人达不到的深度与广度,不管承认与否,作家影响力的强弱往往决定整个民族道德水准和文明档次的高低。
     什么是法官本色?则是一个时代的命题,也是杨名夏在长篇小说《法官本色》中竭力想表现和诠释的一个中心话题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职要问责,违法要追究。他极力倡导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他的这些要求,与党的几代领导核心的思想尤其是邓小平关于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主张是一脉相承的。有法可依是加强社会主义法制的根本前提,有法必依是加强社会主义法制的中心环节,执法必严是社会主义法制权威性的体现,违法必究是社会主义法制强制力的体现。
     法官佩戴的法徽,既是法院的标志,也是法官的身份,标志体现着法官应代表国家依法行使审判权,保障在全社会实现公平和正义的深刻寓义。法徽的基本图案由麦穗、齿轮、华表、天平构成,其中天平寓意公平和公正。
    《法官本色》这部在鸡年伊始,由中国文联出版社重磅推出的佳作,是一本法律题材长篇社会小说。全书45万字,是杨名夏继创作反映法官生活长篇系列小说之后的又一力作。该部长篇小说采用现实主义写作手法,讲述的都是作者亲闻或亲历的故事,人和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充满悬念,引人入胜。故事发生地兰江市新夏县,实际上就是常德市石门县。每个故事独立成篇,十分符合大众的阅读习惯。它以一批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法官的工作,生活情感为写作内容,细腻、生动地刻画了虞毅夫、夏晓梅等正义法官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理想与追求,着重展现了中国社会转型期一代司法人的职业历程和情感经历,面对众多诱惑、权力干预、人情干扰、法官们还能否坚守本色,保持职业操守?书中主人公力求在充分尊重人性的基础上更好地维护司法公正,全书自始至终贯穿了法律与人性和谐统一这一主题,表现出对维护公序良俗和社会正义的积极态度,更体现了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完善司法体制这一正面主题。
      虞毅夫是杨名夏笔下着力塑造的新时期的法官形象,他不忘初心,牢记宗旨,热爱事业,不辱使命,由一名普通的司法人茁壮成长为一名富有正义感,忠于职守,勇于担当,精通法律专业,敢于为民请命,全力维护广大群众合法权益的高级法官和中层领导。
      出身于农家的虞毅夫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的本色,在感情上,他与故土尤其是乡亲们血肉相连,心心相印,维系着血浓于水的深情;在事业上,他爱岗敬业,勤奋踏实,秉公执法,不徇私情,不计个人恩怨,有着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的襟怀。他的校友、同事,有的为了升官,选择了改行;有的为了发财,选择了下海经商;有的在糖衣炮弹面前经不起诱惑,腐化堕落,成了罪人。而只有虞毅夫拒腐蚀永不沾。以清白之身,坚守执法阵地。
     虞毅夫从西南政法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兰江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工作,接手的头件事就是份棘手的差使“——到新夏县皂市镇苦竹垭村给死刑犯唐生强的家属送达收尸通知书。亲临唐家,其妻临产,躺在床上不能理事,其子唐小山,误将虞毅夫视为杀父仇人,充满仇恨地将之砍伤后逃跑。虞毅夫不仅不计私仇,还充满人道主义地排除阻力,把唐妻紧急送到镇卫生院施救,使产妇转危为安,顺利生产。
     后来,唐小山因犯故意杀人罪,依照相关法律应判死刑,立即执行。然而,虞毅夫庭长从案卷中发现疑犯的实际出生年龄比表册记载的年龄小一岁,即唐小山犯案时不到18岁,按照相关规定,给未成年人量刑适度从轻。虞毅夫带领主审法官亲临唐小山的老家走访调查,搜集切实的证据,进行甄别。他力排众议做出了判处唐小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公正判决。
     无巧不成书,虞毅夫与妻子还阴差阳错地收养了唐小山的妹妹,将她视如己出,送她上学读书,悉心呵护,培养成人。
     难能可贵的是,当审理一件连串杀人案的过程中,出现了一案两凶的疑案,身为法院院长的虞毅夫不回避矛盾,主动担责,主动纠错,硬是为20年前唐生强所谓强奸杀人案平反昭雪,还了死者和家属一个公道。
     不仅如此,虞毅夫坚持底线思维,牢守道德与法律的红线,不拿原则作交易。即使面对关系再亲密的亲人、朋友,虞毅夫也做到了铁面无私,不徇私枉法。他的亲弟弟因重伤他人被拘,虞毅夫完全可以出面交涉为弟弟减轻罪责。但他自动回避不插手案件,导致弟弟被判实刑而心生怨恨。
     虞毅夫是杨名夏的理想寄托和精神追求,虽然二者身份不同,成长道路也有很大区别,但虞毅夫的气质个性和品格等,都毫无疑问地烙有作者本人的影子。就连虞(迂)夫子的雅号,照样也可以安在杨名夏身上。
     总之,捍卫法律公平公正的尊严,是虞毅夫坚守的防线;法不容情,始终保持法官本色,是他始终不渝的信念。虞毅夫所践行的,也正是对什么是法官本色的命题做出的最好答卷。

                                                     石门县文体局    胡启亚
                                                      (13077257676
                                                      二0一七年五月二日



                              QQ图片20170506162254.jpg
                      (常德散文家协会2016年年会合影)



                              QQ图片20170506162358.jpg
     (杨名夏与文友钟建乐在常德散文家协会年会活动现场。右侧是杨名夏)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7: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2002年起,杨名夏开始转向写小说,个人专集一发不可收拾,先后出版中短篇小说集三本,接着又推出系列长篇小说《大法庭》、《大叫板》和《大悲情》,均获得丁玲文学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7: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法官作家杨名夏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7-5-6 18:55:41

记得去年←《散文家协会年会年会》得幸与杨先生相聚,聆听教诲,良言虽苦,但苦中溢甜。至今思起,诲语不少,但受益良多!感谢杨老师!致敬!!
匿名  发表于 2017-5-6 20:26:04

为法官作家杨名夏点赞!
     
发表于 2017-5-6 20:28: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官本色是公正,妙手写文扬正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6 20: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法官作家杨名夏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7-5-6 20:30:08

我来点个赞!
匿名  发表于 2017-5-6 20:35:12

为法官作家点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