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发表于 2020-5-21 10:23:27

病痛后的觉悟

病后的觉悟                去年九月,和同事喝酒,话也多,酒也多,最后醉了,也不知怎么回家的。第二天起来,咽喉痛,声音哑,我知道咽喉炎又发了。我患咽喉炎有二十多年了,一直没有断根过,每年发一两次。起初,自己买药吃吃就好了,近几年就非得打针不可,管用。病虽然没有好,有法子治,不在意。这次生病了,很平常,先是自己买药吃,如黄氏响声丸、片仔黄、氨苄西林胶囊等。吃了一周,有好转,没事,仍不停地抽烟,有时也喝一两杯小酒,还去唱了两次歌,好像没病的样子,又好像有意要和病对着干,有点任性。当时确有这样的心态,现在想来,这是多么的愚蠢!自然,病又卷土重来,我照样买药吃,没有效,不得不到四医院打针。医生说,你这咽喉炎很严重,天花板都烂了,最好住院治疗。我没有听医生的:一则我认为这病打针就会好,往年都是如此;二则科里没人,我主持工作,不好意思向领导请假。我便打了三天针。打完针,没有效,又第二次打针,还是没有效,不得不第三次打针,并且是加量的,仍没有效。病情一天天地严重了,咽喉痛得厉害,不能说话,吃东西也有障碍。我自己清楚:这回不比往常,大病已经来临。这样,时间过去了三个月,没有一天不吃药的,可病毫无好转的迹象。而且是一天天加重了,我上班都感到很吃力,这才戒烟戒酒,不戒不行,要命。从年初起,我已不参加社会活动了,如打牌、聚会、赴宴、吊唁等等,实在是体力不支。我在四医院看了五次病,打了三次针,又到一医院看了三次病,仍不见好,心里非常着急,下决心到一医院住院治疗,彻底查明病因。去年底,我住进了一医院耳鼻喉科。主治医生姓刘,女性,三十多岁。第一天,刘医生听了我的病情介绍,对我的病进行了初步查检,没说什么。头两天没有用药,倒是联系了中医科和神经内科的医生对我进行会诊。她想通过中医对我进行调理,通过神经内科增强我的睡眠,提高我的免疫力。这是正确的。可是,我当时对她的做法不理解,我认为,你得给我打针,打足够的针,我的病就会好。或者你给我手术,我的病也会马上好。住院嘛,要来得彻底,要来得立竿见影。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医生给我挂上的针头,每天三针,六瓶水,并进行雾化和红光理疗,还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可是八天过去了,仍然没有效果,我寝食不安,陷入极度的恐慌中。住院都未能治好的病,是什么病?我不敢想,又不得不想。开始住院时,以为一住院就进了保险箱,万事大吉。想不到八天过去了,该做的查检做了,该打的针打了,却毫无信息。我找医生,医生说:“你这是慢性病,急不得,打针的效果不大,又不宜于做手术,你最好出院吃中药看看。”没有办法,只得听医生的。看中医是一个好方法,我相信中医。我的几种病都是中医给治好的。找了一位名老中医,吃了三十副中药,不见效,我便停了。后来我才知道,中医来得慢,用药时间太短,不能怪医生,是自己太急。这时间,我无意在电视上看到一则广告:常德耳鼻喉医院可进行低温等离子切割手术,慢性咽炎一治就好。我治病心切,便到“常德耳鼻喉医院”看病。门诊是一位老医生,他对我说:“你这病要住院治疗,还要手术,不手术医保不给报费用。”他还说:“我会给你的主治医生说,你是我的好朋友,叫他给你好好做。”我听后,觉得这位老先生好像是拉皮条的,第一次见面就是什么什么好朋友,这不妥,我隐隐地感觉到了,这医院有问题。但我求医心切,还是住院了,真希望如广告所说一样,一治就好。我住了六天院,周医生把我的扁桃体切除了,声音沙哑的问题依旧,而且说话更吃力。我不知怎么说这家医院才好,该治的病没有治好,不该切除的扁桃体被切除了,我真她妈的好后悔!现在想来,两次住院都是不应该的,是自己任性,想一下子把病治好,才会乱投医。出院后,我在《家庭医药》杂志上看到“慢性咽炎难断根,中医调养可帮忙”一文,是上海中医大学教授燕海霞写的。文中叙述的情况与我的病情十分吻合,我坚信,这方子准能治好我的病。于是,照着方子点了二十副中药,吃后还是无效。我又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不知如何是好?没有办法,不得不又到一医院看西医,又吃了一个月的药,病没好,反而更重了一些。如:声哑、喉痛、打嗝、呕吐、拉肚子、出虚汗、怕冷。大热天的,还要穿长衣长裤,空调房不能进,电扇不能吹,真是活受罪。母亲到乡下给我求神仙,买神药,我没有反对,并乐意吃神药,喝神水,敬神符,因为我实在病得没有办法了。我自己也天天默默地祈求上帝保佑,让我恢复健康。病着,老不好,又查不出病因来,我的心情坏透了,日日夜夜都在忧郁中渡过。老婆安慰我“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慢性病就得慢慢治,急什么?别想那么多。有病治病,万一常德不行,我陪你到长沙去,一定要把你的病治好。你自己也要有信心:这病一定能治好!”女儿对我说:“爸爸,是什么病就是什么病,查出什么病,就是什么病,不多想,不多疑,不然,没病也会想出病来。”感谢老婆和女儿的安慰,她俩说得都对,可对于一个病人来说,这是很难做得到的。病天天在折磨你,一天比一天重,又这么长的时间没查出病因来,你说急不急?你说忧不忧?我自己也知道“急”和“忧”不解决问题,相反,还会加重病情,可还是“急”,还是“忧”。我因被病折磨着,吃不好,睡不好,度日如年,这太痛苦了,心中便产生了三个想法:一是祈求上帝保佑,给我力量;一是找一个好医生把我的病治好;一是到极乐世界去什么方式最痛快?我实在是很痛苦,重病的身体和恐慌的情绪叫我度日如年,时时刻刻都在受煎熬,我总是想着有什么方法一下子解除我的痛苦?比较来比较去,还是跳楼好,几秒钟的功夫,便解决了。假若那时我被确诊为癌症,也许……病这么重,时间拖了这么久,不知还能不能治好?我多么希望上帝给我的是一个教训,不是一张请柬。那一段日子里,我常对老婆说:“老婆,要是这回能活过来,我会变一个人!我会更加珍惜生命,更加友爱、善良、平和、爱人、爱已!”越病心越烦,越烦病越重,家里的一些事情,又常常惹我生气。我知道这于我的病不利,于是我用一个红色的笔记本,在第一页用毛笔写上一些话来提醒我自己:“我是大海,海纳百川”“不用开口说,都是我的错”“清心寡欲,粗茶淡饭”“心静自然凉”“不生气,不心烦,不忧郁,万事万物与我无关”等等。我不能生气,也不能心烦,我把钱全部交给了老婆,并对女儿说,你有什么事别对我讲,家里的事全由你妈做主,我病了,管不了。我把网上银行、手机银行、股市的密码全告诉了老婆,并交待说,这些账户里有钱。有一件很烦心的事,我妈病了,还住了院,我的心里好难受的,真的掉下了眼泪。以往妈病或住院,都是我照顾的,这一次,我不能照顾我妈,因为我太虚弱了,我自己还要人照顾,是没有精力照顾妈。妈住院十天,我只看过她一次。妈已是八十岁的人了,我更担心她会死,这样大年纪的人,又多病,说死就会死的。如果妈死了,我又要忙几天,又要难过一向,我的身体会吃不消,病又会加重。还好,妈在医院恢复得很好,出院后却老担心我,每天都打电话来问情况。我不能多说话,病情也不好多讲,只说有好转,有好转。后来妈听烦了,说:“天天听你说有好转有好转,怎么说话的声音还是老样子,你是不是在骗我?”妈显然生气了,我无言以对。干脆对妈直说:“妈,我的病还是老样子,没有好,也没有发展,这是慢性病,得慢慢来。你天天打电话来,我怎么对你说,我说了又有什么用?你天天问,反而增加我的思想负担,不利于我的病,你知道不知道?”妈听后不语,后来打电话确实少了许多。这些话本来要当面给妈解释的,可我不能上街去,街上的灰尘、尾气我受不了。每每从街上回来,咽喉不舒服,很难受。老吃药,病还是老样子。老婆说,这个医生不行,我们换一个。于是,又找到一位名老中医。这医生我原来请他看过病,效果蛮好的,我很有信心,他一定能治好我的病。可这老人家也有他的缺点,他不爱听病人多说半句话,否则,他很烦。我是一个特殊的病号,我的体质与众不同。一吃热的食物,如牛奶、桔子就生火;一吃凉的冷的食物,如马蹄、西瓜就拉肚子,立竿见影。这样的寒性体质,是不宜吃凉性药物的,如薄荷、胖大海、蝉衣、女贞子等。可是这位老先生每次都给我开两三味凉性药,任我怎么给他讲,他不听。他还说这是不可能的事,闻所未闻。名老中医,这样的情况闻所未闻,实在可怜,我不知说什么的好。我的病自然没有好转的迹象,虽然吃他的药有一百副之多。当然,服药后如打嗝、呕吐、出虚汗、怕冷等病症好多了,只是声音还哑着,还不能正常说话。怎么办?同事李艳、樊辉劝我到长沙或北京、上海去,说大医院的医生见多识广,医术高明,并列举她们家亲戚的病在常德没治好,一去长沙就好了。这样的话,她俩对我说过好几次。我信。但我总觉得常德能治好我的病,所以,先前是没有打算去的。现在,实在没有办法,不得不到长沙去。我要女儿在网上提前半个月挂了湘雅一医院耳鼻喉科张欣教授的号。省城还是省城,大医院到底是大医院,医生真的是见多识广。我找张教授只看了两次,我的病就确诊为“反流性咽喉炎”。我的心如释重负,一下子轻松起来,我高兴,我欢呼,我不是绝症,我有救了,感谢上帝!从前到医院看病人,没有感觉,那是别人生病了。到殡仪馆吊唁,没有感觉,那是别人死了。仿佛疾病和死亡与我毫无关系,离得老远老远的。这回病了,病了这么久,吃尽了苦头,这才知道:生命原来是如此的脆弱! “没有健康一切等于零”这句话常听人说起,也只当它是一句口号,没有真正理解其意。在几十年的生活里,喝酒、抽烟,尽随性子。这回我在疾病困苦中挣扎了一年,如今体会得真切,算是明白了:人不年轻了,事要量力而行,视可而止,不要任性!不要任性,听人劝。当初若听医生的劝,早住院治疗,就没有这一档子事。当初若听同事的劝,早到长沙治疗,就不会吃这么大的亏。这些年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对我说:“不要喝酒,不要抽烟,身体要紧。”我没有听她的话,有时还十分反感:“关你么得事!我都几十岁的人,还要你管?”现在才知道:自己错了,要听人劝!不要任性,少喝酒。“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个道理大家都懂。酒也是一样的,过量喝酒必伤身体,千真万确。我酒量不大,可每次喝酒,自动自发,豪情万丈,每每都醉得像泥人一样。当英雄未果,于今却成了狗熊。这些年胃出血不知多少次,何苦呢!这一病,我醒了,我明白了:敬畏生命,少喝酒!不要任性,戒掉烟。大家听我说戒烟,会觉得很好笑,你一个老烟枪,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是的,我原来是一个老烟枪,可我现在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抽烟了,你就不能说我是老烟枪。这二十多年来,每次咽喉发炎,全都是抽烟惹的祸。为治这病,不知吃了多少药,打了多少针,何苦呢!我曾经戒过好几次,不成功。这次重病威胁到我的生命,触及了我的灵魂,领悟了:生命可贵,一定戒烟!不要任性,顺自然。人生在世,有做不完的事,有过不完的人,有赚不完的钱,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求不来。活得太累,那是因为你心里装的东西太多。什么都可以放弃,唯独身体要保重。好身体是吃出来的,差身体也是吃出来的,管住嘴,迈开腿,不要任性。                2015年9月22日

肖常德 发表于 2020-5-27 08:57:49

:(告诉墨水网友,多年来,一直患过敏性咽喉炎,遇到空气环境质量不好就咳嗽,前年八月底住进市一医院一周后,高云春主任让回家自成保养治疗!辅助吃薄荷含片,神奇!对症好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病痛后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