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发表于 2020-5-20 11:34:39

放生

放 生 在沅江边,常常看到放生的场面。一大群人,二三十个,围在一起,中间放着几个大水箱,水箱里养着鱼、蛙、泥鳅等,数量不少。据说,这些小生命都是从市场上买来的。我不能确切地说他们是天主教,还是佛教。但我知道他们个个都是菩萨心肠,热爱自然,珍惜生命。他们一人领诵,众人齐跟,最后在优雅的轻缓的歌声中,将这些小生命放归沅江。整个过程虔诚、庄严、肃穆。可另一场面,令人不悦。鱼刚入水,就有人捕。放生人劝阻,捕鱼人我行我素,双方免不了争执。这件事在我看来很滑稽,同为人类,同在沅江,却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究竟谁对谁错,一时看不分明。在沅江捕鱼,天经地义;你从市场上买鱼,从另一方面来看,就是鼓励人们捕鱼。套用一句广告语: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我不是佛教徒,我没有菩萨心肠,我吃鱼吃肉,吃鸡吃鸭,还杀过生。我丝毫没有内疚的感觉,总觉得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佛教徒不杀生,是清规。这在我看来,谁也做不到。只要你走路,便会踏死地上的蚂蚁,这也是不争的实事。我是一个热爱自然的人,我能将心比心设身处地替他人作想,我同情弱者,我珍惜生命,我有恻隐之心。我甚至认为:人畜一般。在这以前,我虽从未放生,但做善事的心愿还是有的。十年前的一个月夜,在沅江边,看见三个年轻人打鸟。一个用枪,一个打手电,一个提着已打死的七八只鸟。我走上前去,说,帅哥,鸟儿已休息了,你们不要打扰它,伤害它。三个人异口同声,恶狠狠地说:“走开些,关你屁事?”我被吓跑了。好长一段时间,我自己责怪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勇敢些,阻止他们,拯救那些可爱的小生命呢?五年前一个早春,我路过大桥,看见一个人钓上了一条二十多斤的鲤鱼,大嘴巴不停地唼喋着,眼睛看着我,满圆满圆的肚子,装许多的小生命。我本想用两百元买下这条鱼,把它放回沅江去。可人家不依,我的心酸溜溜的,好长一段时间,我自己责怪我自己,如果肯多出点钱,也许人家会的。去年年前,到五溪谷农庄去吃杀猪饭。可到了哪儿,目睹杀猪杀羊的全过程,心里很不是滋味。中餐时,满桌的鱼肉,我没有吃一片。回到家里,老婆问,为什么一两肉也没有带回来?我只说,卖光了。有些事情,虽亲历了,也有说不清的时候。这不,前两天,我竟将一只大甲鱼放生了。事情是这样的。我因患反流性咽喉炎,已两年多了,吃了不少药,还没有完全好。吃不得辣椒,闻不得烟。每每聚会,不能参加,好烦人的。七姨怜惜我,从乡下给我带来一只三斤半的大甲鱼,叫我补补。我很是感动!原计划我生日那天请两位贵客来我家,炖一钵。但因正月二十四日是星期一,人家不得闲,便改在二十三日。二十二日一大早,甲鱼不见了,在房间里找了好几遍,没有找到。我有点着急,待我再次贴在地面用手在烤火炉下面探摸时,由于用力过猛,我的左肩脱臼了,痛得我直冒汗。老婆和女儿立即把我送到中医院。医生轻轻一拖,好了。回到家里继续找,最终在客厅的右墙角的桌子底下找到了。我便把甲鱼放回纸箱,并用东西盖好。二十三日早起,甲鱼在。吃过早餐,老婆便把甲鱼从纸箱拿出来放在地上,她自己进厨房拿刀准备宰杀。等她再出来时,甲鱼不见了。她惊奇地说:“又跑了!”我说:“别开玩笑,一眨眼的工夫,它能跑到哪里去?”我正要起身找时,却发现甲鱼早已静静地趴在我坐的椅子下,停在我的脚边,一动不动。我顿时感到十分的惊异:它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脚边的?这么大一个客厅,它为什么偏偏就停在我这里?我和它是不是有一种神秘的相通、相连、相知的感应!我的第一反应是:这甲鱼有灵性,不能杀!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老婆,她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她说:“不杀可以,可你早就告诉人家吃甲鱼了。”“我可以到河州甲鱼餐馆买一份甲鱼来,那儿的味道很不错。”我说,“你说怎样就怎样,听你的。”过一会儿,老婆又说:“要不把甲鱼送给你哥去?”“不送。”我说,“那就养在家里当宠物。”女儿说,“不行,它最好的去处是沅江,我要把它放生。”我说,老婆和女儿都没有意见。下午,我到河州甲鱼店花二百元买了一份做好的甲鱼,晚餐与客人饮红酒,吃甲鱼。晚上躺在床上想放生的事。我原本想找一个安静少人的岸边放了,并把放生的全过程,用手机录下来。但这方法不行。岸边放生,游得不远,有可能被人捕捉。我得乘轮船到江心后再放,才安全。主意已定。二十四日一大早,我吃过早饭,来到渔父阁买票上了渡船。当船行驶到江心时,我把甲鱼从袋子里拿了出来,因为船上声音很大,它像是受惊的样子,四外乱窜,我拿出手机拍摄了几秒种,便将它投入江中。当我看到它入水的那一刻,我像做了一件大事,并取得成功的样子,立刻感到平静而祥和。望着滚滚而去的江水,我的心十分舒坦,得到了极大的安慰!我愿这与我相通、相连、相知的甲鱼,在沅江里生生不息。我愿这甲鱼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好运,平平安安!                                   2017年2月25日

肖常德 发表于 2020-5-21 09:04:01

佛教徒!雨花斋爱心人士,阿弥陀佛。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