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发表于 2020-5-12 10:43:08

悟                      有些事情在我们眼前一闪,不经意间,便消失了,纵骑着快马,也无处寻觅。你若留意,拿来与人讨论,或长时间思考,也许会有所觉悟。读初一时,有一位同学说:“单数中,9最大,1最小。”我反驳道:“0最大,0最小。” “0怎么会是最小呢?它什么也没有,不能代表什么。”“正因为它什么也没有,所以才是最小。”我坚持地说。当时的争论,没有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时至今日,我仍然认为:0是最小。万事万物都是从0开始,宇宙起源于0,又归于0,人生也是如此。 读初二时,在实验室上化学课,当时做了些什么,我忘记了,但晚上我有一个梦,与化学课有关,我记得清清楚楚。上课了,老师给了我们一些化学剂,要我们调配出各种“本色”来。这不难。过了一会,同学们都完成了任务,将自己调配的颜色一瓶瓶放在桌子上。有同学举手说:“有五种本色:红色、白色、黑色、黄色、绿色。”老师点头,示意坐下。老师看见我的桌子上放了六个瓶子,便走过来问我:“你说说。”我站起来回答:“我调出六种本色:红色、白色、黑色、黄色、绿色、无色。这第六个瓶子装的是水。”大家都笑了,有人说:“无色,不是一种颜色。”老师说:“水是有色的,不然,我们看不见它,它应该是一种极淡的白色。”我不满意老师的解释,迅速将瓶子里的水倒掉,说:“瓶子里的水没有了,现装着空气,空气是人们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但它确实存在。空气是无色,无色是它的本色。”老师没点头,也没摇头,下课铃声响了,大家都笑散了。这个问题最终也没有结论。下课后,我仍然想:假若空气是黑色的,那么整个世界便是黑的;假若空气是白色的,那么整个世界便是白的……正因为空气的本色是“无色之色”,这个世界才绚丽多彩。“无色”乃真“本色”。自然的道理是这样,做人的道理也是这样。 一日夜晚,我独自在月光下散步,见有黑影,步步跟随,我知道,那是我的影子。走着走着,偶一低首,看见两个黑影,怎么回事?抬头一看,路灯的光照着我,月光和灯光照着,我有两个影子。一日晚餐,走进大厅,许多影子围着我,跟着我,长的短的胖的瘦的都有,全是我的,我知道,我的头上有许多光环。我凝思着:黑暗中,人是没有影子的;头上有多少光环,就有多少影子;影子是无温度、无体重、无情感的,它可无限长,也可无限大,是虚的假的东西,然而它却真实存在。以此类推,那些所谓的名人,他们头上戴着许多的光环,什么名家,什么大师,什么旗手等等,都是虚的假的,掩人耳目;倒是那些头上没有光环的人,如工人、农民、学生才是我们人类社会的本来面目。 我常到德山去,却喜欢在孤峰岭北面山脚下的那一片墓地独自坐着。这儿倚青山,绕枉水,是一个理想的墓地。这儿埋着八十岁的老妪,也埋着十八岁的少女,同样是女人,为什么命运的差别这样大呢?无它,这就是命,命由天定。看着墓上繁茂的杂草,抚着深黑的墓碑,会使人勘破生死。“目的”与“墓地”竟有如此相近的谐音,这是人事呢?还是天意?我不知道。我们从懂事起,就在为自己的人生设计,要达到这样或那样的“目的”,当我们上上下下苦苦求索的时候,就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墓地”,谁也跑不了,无一例外。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人世间唯一的公平。 我是在工厂区长大的,周围住着的都是工人,夫妻之间,婆媳之间,妯娌之间,邻居之间吵架,打架的事常有。那些妇人,受了委屈,便哭天喊地的大声号啕:“天哪,天哪!你睁开眼睛看看,世界上竟有这种人,什么都要,就是不要脸。你要为我做主啊!”每每看到这样的情景,我起了同情心,有时深夜,也被这种呼声惊醒。一日,从梦中醒来,坐在床上,想着:“天”是什么?为什么人们总是在悲痛欲绝,痛苦无助的情况下,呼唤天?它真的有神力来慰藉人们心中的疾苦么?若真是这样,我要把天找到,请到人间来,做一名公正的法官。上学路上,抬头望天,一片蔚蓝,广阔无边。我凝视着,凝视着,惊奇地发现:天就在高楼的顶上。于是,我登上高楼,抬头望天,天在山峰的顶上。我又曾几何时,登上了高山之巅,抬头看天,天在云朵的顶上。我大失所望,云朵啊,我何时能站在你的身躯之上来看天呢?这一路的寻觅,却毫无结果,纠结于心,不能释怀。三十年后,一次乘飞机夜航,身处万米高空,我惊喜地发现,云朵已在我的脚下,天在我的头上,我要看天。可是,可是,天还在月亮的顶上。我绝望了,月亮,我是上不去的;天,我是找不到的了,我又陷入深深的苦痛之中。我怀疑,找不到天,是不是人世间本来就没有真理、正义可言!又隔了十年,神舟九号顺利升天了,刘洋大美女,实现了中国人几千年来嫦娥飞月的梦想,我兴奋得流下了眼泪。那晚,我梦见与刘洋一起乘着神舟号上了月球,忽然想起,天在哪里?我要找天。一望,天,天原来就在我们日日生活的地球上。我猛然醒悟:我们平日里,苦苦追求的真正美好的东西,其实就在我们的身边,就在我们的眼前,珍惜身边的一切,便是最美的生活。 2014年4月25日

肖常德 发表于 2020-5-13 09:04:40

有些事情在我们眼前一闪,不经意间,便消失了,纵骑着快马,也无处寻觅。你若留意,拿来与人讨论,或长时间思考,也许会有所觉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