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发表于 2020-5-7 10:41:30

读妓女诗词

读妓女诗词                                                这些天在家休息,闲得慌,拿出一本旧书来看,无意中读了几首妓女写的诗词,莫名其妙地伤感起来,使我陷于深深的思索之中:一、妓女何许人也?二、妓女诗词何以耐读?妓,是一种职业,一种提供性服务的职业,从事这种职业的女人称之为妓女。这种职业有没有存在的必要,众说不一,因教派不同,民族不同,国度不同而不同。有的视为洪水猛兽,坚决取缔,而希腊、西班牙、葡萄牙,还有我国的澳门等都视为合法职业,可持证上岗。我想:同在蓝天下,同一个问题,为何两者截然相反?树有根,水有源,追根溯源。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华民族文化圣人孔子对“人性”有过简明而深刻的揭示:“食色,性也!”这就是说,人活在世上,有两个原始的内在的本能:一是满足食欲,使自己存活下来;二是满足性欲,使种族繁衍下去。说得更直白些:人生第一要务是生存,生存后第一要务是“性”,正所谓“性命,性命,没有性,哪来命?”可见“性”在人的生活中,在人类社会里,是多么的重要。然而,人们满足“食欲”的方法和手段,可谓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食物极其丰富。而满足性欲的方法却老是那么一种:婚姻。自然是多元的,社会是多元的,人亦然。单一的性生活是不自然的,不人性的,所谓“存天理,灭人欲”,其结果:“人欲”未灭,性欲膨胀,给社会带来危害。七七年初中毕业,班上有一批男生不能升高中,走向社会。这其中有几个因强奸轮奸而被判刑,我很为他们惋惜,因一时的冲动,青春的大好时光在铁窗中度过。现在好了,没有强奸轮奸了,为什么?因为现在有妓女,人的性欲可以得到满足,谁还会做那种强奸的蠢事。由此可见,妓女可减少犯罪,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产物。十八世纪,在罗马的法庭上,发生过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一美女,因卖淫而被告,她的律师为她辩护,就让她来到法庭上当众将衣服脱光,当所有的人都看到她美轮美奂的胴体时,律师问,这样美丽纯洁的身体有罪吗?于是,法官当庭宣布她无罪。理由是:女人的美,是上帝造的,不是女人的过错。都说男女平等,实际上哪来的平等,这个世界总是对女性要求高些。男人们可以在外花天酒地,女人则只能在家相夫教子,一有什么事,便说女人金钱至上,灵魂肮脏,在这里,我说两件灵魂高尚的事。我曾经在《收获》上,看到一中篇小说,是写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开战前夕,连长的老婆到军营探亲,洗澡时,听到有动静,便警惕起来,果然发现一小战士猫在那里偷看,这还了得,她大声喊:“是谁?滚出来!”小战士低着头,缓缓站起。“你为什么不去参加战前动员会,却跑到这儿偷看?”女人问,“我是吴强,今年十九岁,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从来没有嗅过女人的气味,从来没有摸过女人的肌肤,明天我就要上前线了,不知是死是活……”女人被这坦诚的话语所震慑,瞬间由愤怒变得软弱,茫茫然,不知所措。是恻隐?是同情?是可怜?是惋惜?是悲伤?是责任?是义务?她弄不清楚,她只是柔中带刚地说:“你来吧,我现在就让你嗅一嗅女人的气味,让你摸一摸女人的肌肤……”小战士扑通地跪在女人的面前,叫了一声“妈!”,她便抱住了他……。事完后,女人什么也没有说,走了。第二天这小战士战死。这一段文字,我读了许多遍,眼泪也流了许多次,我为这女人高尚的灵魂所震撼。二战时,有几十万日本士兵在外征战,他们强征慰安妇是实事,但还有一个情节,也是实事。战争发生后,有一批日本女青年自愿来到前线当慰安妇,她们的口号是:“心向天皇,身献士兵”。是的,她们是天皇的子民,士兵是她们心中的英雄,她们以此为荣。写这几句话,我绝不是宣传日本士兵的侵略行,我只是说日本女性的慰安行为,没有半点私利,其灵魂是干净的。有哲学家说得好“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当今世界,妓女普遍存在,这是不争的实事,妓女应该成为合法职业。从古到今,诗人诗词千千万万,我却偏偏爱读妓女的诗词,不知为何?正如当今有万万千千的歌唱家,我却独独喜欢降央卓玛的歌,她的歌能入我心。正如一个作家写新娘的感受,洋洋洒洒千言,不如新娘自己说一个字,或一句话,来得真切。俗话说,行行出状元!此话不假。妓女这个行业,也有出类拔萃的人物。有些聪慧的女子,因生活所迫,落入青楼,饱受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她们把血与肉,情与义,爱与恨,痛与苦掺和在一起,吟诵出好诗词。这其中的代表人物有两位:一是严蕊;一是聂胜琼。南宋初年,妓女严蕊作词,有品味,耐人读。其一《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据周密《齐东野语》称她“善琴奕歌舞,丝竹书画,色艺冠一时。间作诗词,有新语,颇通古今。善逢迎,四方闻其名,有不远千里而登门者。”台州知守唐与正,十分喜欢严蕊的诗文,一日,唐与正在家设宴,招待宾客,严蕊陪座。一乡绅手拿一束红白相间的桃花,请严蕊即席赋词。她凝神片刻,即出《如梦令》:“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小词写得清新、流畅,还有几分俏皮,显示出少有的才情与机智。大家看了,心已“微醉”。京城名妓聂胜琼,性聪慧,善填词,为宋朝礼部属官李之问所爱,后嫁李之问。其词《鹧鸪天》:“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尊前一唱阳关后,别个人人第五程。寻好梦,梦难成。有谁知我此时情。枕前泪共帘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原来李之问到长安,遇胜琼,相伴一月,不忍分离,别时,聂赋词一首送与。李回到家中,妻见词,问之,李具以实告。妻感其字句清新,情义真切,劝李返京,将聂赎回,纳为妾。因词联姻,传为佳话。此外,还有几个无名女子的诗词,其语也妙,抄录在此,供大家品读。《杂诗》无名氏旧山虽在不关身,且向长安过暮春。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望江南》无名氏天上月,遥望似一团银。夜久更阑风渐紧,为奴吹散月边云,照见负人心。《望江南》无名氏莫攀我,攀我太心偏。我是曲江临池柳,这人折了那人攀。恩爱一时间。《抛珠乐》无名氏珠泪纷纷湿绮罗,少年公子负恩多。当初姊妹分明道,莫把真心他与过。子细思量着,淡薄知闻解好么?             2015年6月16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读妓女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