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发表于 2020-4-29 08:38:08

童年趣事

童年趣事                     路过儿童商店,听到“丢手绢,丢手绢,悄悄地放在小朋友的后边面……”的儿歌,我顿然驻足。这如同一块石头投入平静的水塘,激起了微微的涟漪,层层向外扩展开去,我回忆起美好的童年。童年的日子,天真无邪,无拘无束,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轻轻叹息:童年呵,童年!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是记忆的仓库,有讲不完的故事。我们都是从童年走过来的人,有许多有趣的事情,记忆犹新。掉扣子。掉扣子这事大孩小孩都爱玩,很盛行。先用粉笔在水泥地面上画一个方框,或一个圆,每人于框的中央放一粒扣子,这叫“凑本”,以划拳的方式确定谁先谁后击扣。击扣人立于框中,右手持一粒扣子放在眼皮下,瞄准地上的扣子,松开手让它自由下落,击打地上的扣子。若击中,并将扣子打出框外,便获得此扣。若没有击中,或击中了而扣子没有出框,且下落的扣子落在框内,此扣子便充公为本。扣子有大有小,有厚有薄,薄的叫“尿片”,一般用于“凑本”。厚的叫“古古”,一般用于击扣。还有一种大而厚的扣子,叫“礅礅”。大军扣最大最重,如同扣子中的核武器,若拥有一粒,了不得。有趣的是,有些人输光了扣子还要扳本,就把自己衣上的扣子剪下来,结果又输了,回家少不了挨家伙。有的人把冬衣上的扣子也剪了下来,等到冬天穿衣时,衣服上的扣子也没有了,你说好笑不好笑。我小时候掉扣子很厉害,也很有名,德山一带的人都知道。我确实赢了不少的扣子,有四袖筒之多。掉扣子讲究方法,一般的人都立在扣子的正上方,让扣子平稳落下,我却不同。我立在“凑本”扣子的后十厘米,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扣子的边缘,使扣子竖着,然后身子慢慢向前移动,对准地下扣子的边缘,让手中扣子笔直落下。扣子下落时,阻力小,速度快,力量大,这是我自己研究的独特的方法,很管用。姜中明是我的好伙伴,就住在楼下,他掉扣子老是输,我同情他,便租借他五粒扣子:两个尿片,两个古古,一个礅礅。他赢了,上交给我;输了,我又给他补充。现在想起这事,我算是有经营头脑,也狡猾,也仗义。抓特务。先由两个队长划拳要人,分边之后,由解放军抓特务。解放军设有牢笼,以一树或一墙角为标记,被抓的人集中在这里,没有被抓的人可以解救他们。记得有一次,九个特务抓了八个,另一个不知到哪里去了。正当大伙焦虑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前面走来一个老头,穿着破衣裳,戴着破草帽,双手还抱着一个小孩子,他竟是赵参谋(赵书云)。化装后的赵参谋没有引起我们的警觉,他轻松地把一队人全救了。这事我记得很清楚,它告诉我,做事要有谋略。滚铁环。用钢丝做成的圆环,用铁丝做成U形的手杆,右手握着手杆的上端,手杆下端则托着圆环滚动向前走,能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每天早上,小伙伴们都滚着铁环上学去,不管路宽路窄,上坡下坡,照样滚着铁环走。有的小孩很有趣,他找不到钢丝和铁丝,便将家里木桶上的铁箍卸下来做铁环,后来家长发现水桶漏水,又不见铁箍,便被家长打得鼻青脸肿,好几天没有上学去。有一次放学回家,在田埂上,我滚着铁环走,由于路窄,不小心滑到田里去了,弄得满身水,满身泥,回到家中也挨打了。打沙包。四个人,分两组:一组两人站在中间,另一组两人各站一头,相距十米。两头的人用力投沙包,目的是要击中中间的人,中间的人要躲避投来的沙包,或者将其接住,游戏继续。中间的人未能躲过沙包被击中,则淘汰出局,若两人都被打中,此局便败。有时沙包打在脸上,很痛,但大家不觉得,继续游戏,乐此不疲。打陀螺。将木头削成圆形,下面是锥体,用鞭子缠着陀螺,然后用力甩开,陀螺开始旋转,再用鞭子不断地抽打,使陀螺不停地转动。好的陀螺旋转速度很快,像立着不动的小木桩。我特别喜欢听抽打陀螺时发出的叭叭叭的响声,如放鞭炮一样,有力量。大家在一起玩,让两个陀螺相互碰撞,被碰翻的出局。现在这玩意小孩子玩的少,大人玩的多。每天黄昏,大桥下有十多个大人打陀螺,围观的人也多。跳马。众人划拳,输者低着头,弯着腰当马鞍,其余的人从马鞍上一一跳过,一轮完后,马鞍升高,跳不过去的人是败者,当马鞍,替换前一个。常有健壮的人把马鞍压倒,或体能不及的人跃不过马鞍而摔倒,那时大家都乐。游戏中有男孩和女孩,当大人们看到女孩从男孩身上跨过,很不高兴,说“男人给女人当马骑,将来没出息。”但我们不管这些,照样尽情玩。斗鸡。男孩子们都喜欢的一种游戏,不需要任何器具,把一条腿抬起来,放到另一大腿上,用手抱着脚,单腿在地上蹦。玩的时候,用膝盖来攻击人,可以单挑独斗,也可以分边群斗,以脚落地为败。这游戏很激烈,常有人斗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第二天不能上学的也有。老鹰捉小鸡。一个人当老鹰,一个人当母鸡,其余的全是小鸡。老鹰与母鸡面对面,小鸡则躲在母鸡的后面,一个挨着一个,像一条长龙。老鹰前来捉小鸡时,母鸡在前面挡着,保护小鸡。小鸡若被捉,则两人互换角色,游戏继续,这个游戏最热闹。那年代,我们确实见过老鹰捉小鸟,其情景和我们的游戏一样。老鹰来了,从天空中俯冲下来,小鸡吓得到处跑,母鸡则大声叫,带着小鸡进鸡笼。母鸡总是让小鸡先进鸡笼,自己在最后。我亲眼见过母鸡被捉的情景,母鸡很勇敢,临危不惧,但它抗不过老鹰,它被老鹰带到天空中去了,留下一地鸡毛,我被吓得哭,不知所措。可是现在,小鸡还有,老鹰没有了。捕蝉。蝉栖在树梢上鸣叫,容易发现,但不容易捕捉。我们在长竹杆的顶端,插上一个铁丝做成的圆圈,圆圈上套一个用口罩或帐子布做成的网兜,将竹杆高高举起,慢慢地把网兜口放在蝉的上方,摇动树,蝉一飞就自投罗网了。这蝉可是一个怪物,你捉到它后,它就不吃不喝不叫了,慢慢地死去,当时我很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读了一些唐诗,才知道蝉是“高洁之士”,它清高,从不依附于人。捕鸟。将饭筛置于平地上,一端触地,一端用一只筷子顶着,如张开的鸭嘴,在饭筛下放几粒米,筷子的底端系一长绳,我们拿着绳子隐蔽起来,见有鸟来啄食,便拉动绳子,将鸟儿罩在饭筛里,捕之。有一次捕了一只小鸟,我捉它时,被它啄了一口,痛得要命。我怎么也想不到,一只小鸟,会这样大力气。弹玻璃球。在十米外挖一个洞,将弹珠弹进洞内,或把别人的弹珠弹走,弹得越远越好,这样,自己的玻璃球可以安全进洞。进洞后的球如再击到对方的球为胜,被击中的球归为己有。赢几个红的绿的玻璃球,故意将装球的口袋弄得哗哗响,是一种极大的满足。跳房子。在地上画出房顶,下有两门,门上画四个方格,如同房屋的房间。游戏时,将算盘珠子串成的手掌大小的圆镯掷于第一方格内,然后单腿跳进将它沿方格从下至上,从左至右踢出,圆镯不能压线,否则出局。若成功,则获得一方格的所有权,即一间房,他人经此不得停留,须跳越而过。如此往返,多获方格者为胜。吃籽粒。所谓“吃籽粒”,就是手握一把石子,将其中一粒往上抛,其余的放在地下,再接住上抛的籽粒;然后继续上抛手中的籽粒,拈起地下的一籽粒,再接住上抛的籽粒,如成功,便获得一籽粒。第二次便要同时拈起两籽粒……依此类推,直到地下的籽粒全部拈完为止。拈起地下的籽粒时,手不能与其它的籽粒接触,否则就算失败。拈籽粒多者为胜。跳绳和踢箭子。跳绳和踢箭子是女孩子玩的游戏,男孩很少玩。童年的趣事还有:钓鱼、捉泥鳅、射镖、玩弹皮枪和火柴枪、放风筝、踩高跷、划拳跑步、投弹击垒、打纸板、打金工棒、打雪仗、滑雪、游泳、养蚕、种菜等等,现在回想起来,都极有趣味。最有趣的是,我们所有的玩具,全都得自己做,没有钱买;你即便是有钱,也没有买处,这培养了我们的动手能力和思维能力。这其中,做火柴枪最难,因为它所需要的材料不易弄到,如单车上的八字形链条环要七八个。当时单车本来就少,你到哪儿弄去呢?火柴枪是当时最威武的一件玩具,拥有了它,你就是最神气的孩子。因为它用火柴当子弹,像真枪一样,火柴被撞击后,向前飞,能达六七米远,并伴有火花,声响和青烟。我始终没有拥有过属于自己的火柴枪。童年趣事多得很,可以写一本书,我就不多说了,大家自己回忆自己童年的事,是很快乐的。我想,要是我们这些老孩子,邀在一起玩童年的游戏,是个什么样的滋味?这是我们可以想得到的。          2014年5月5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童年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