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发表于 2020-4-27 11:19:05

人与狗

人与狗                      外婆的邻居家有一条小黄狗,主人叫它“来财”。这条狗还是女主人出嫁时,从娘家带来的,也算是一份嫁妆。来财很聪明,也很能干。你生气的时候,它乖乖地望着你,不出声,也不动,夹着尾巴,好像要为你分忧似的。你高兴的时候,它不停地摇着尾巴,点着头,舌头在你的手上不停地舔着,鼻中还发出细细的哼声,头俯在地,在你的脚边转来转去,好惹人喜爱的。它从主人的神色,来人的衣着,断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对侍“朋友”,它很热情。对待“敌人”,它很凶恶,是一个看家护院的好帮手。说来也很奇怪,女主人生娃的那天,正好来财也生了一窝小狗,一家人非常高兴,说是应了“狗屎运”。乡下人不企盼什么鸿运当头,大富大贵,有“狗屎运”相伴,也心满意足了。夫妇两便将娃的小名叫“狗儿”。外婆家前有一条小河,狗儿四岁那年,独自在河边玩,不慎落入水中。来财见了,扑到水里,将狗儿拖上岸,又立即跑回家,向着主人狂叫。主人起初不在意,向门外望了望,说:“又没来人,你叫什么?”来财还是叫个不停。它见主人不理会,便咬着主人的裤脚边向外拖。主人才意识到出事了,连忙跟着来财跑。来到河边,见狗儿躺在地上哭,满身泥,满身水的,一切都明白了。女人抱着狗儿,男人抱着来财,回到家中。从此,主人待来财如救命恩人。狗儿到了上学的年龄,学校离家有几里地,来财天天早上护送狗儿上学,到了学校便回来,下午放学时,来财又去接狗儿,天天如此。狗儿离不开来财,来财离不开狗儿,两个亲如兄弟。光阴似箭,一晃十多年过去了。狗儿长大了,来财却老了,走不动了。它整天睡在屋檐下,晒太阳,见了熟人不迎接,见了生人不狂吠,安安静静的。即便是狗儿回来了,它也爱理不理。女主人说:“来财老了,光只知道吃,什么事也不干,打了算了。”狗儿坚决不同意,说是要给来财养老送终。男主人也是这个意识,说:“来财救过狗儿的命,不能这样对待它。这样吧,过几天,我要到姑妈家里,把它丢在那里,让它自生自灭。”姑妈家离狗儿家有一百多里地,男主人将来财带了去,放置一棵大树下,独自回来。大家都很平静,认为这样对待来财,还算过得去。可谁知道,十天后的一个早晨,来财却站在狗儿家的屋门口,不叫,也不进去,只是呆呆地望着。它似乎知道主人的用意,自己却又跑回来了。男主人见到来财,先是惊喜,后又惆怅,不知如何是好,说:“既然回来了,就进来吧。”这年冬天,男主人回到家里,看见来财睡在自己的床上,便暴跳如雷,大发脾气:“你这畜生,有你自己的窝不睡,睡老子的床,拉屎拉尿,你找死呀!”拿起木棒,将来财打死。狗儿知道了,大哭了一场,把来财埋在菜园地里,还烧了一些钱纸。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忘记。我渐渐地悟出了一个道理:狗,表面上凶恶,本质忠诚。人,表面上善良,本质凶恶。           2014年4月26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人与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