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发表于 2020-3-22 17:41:15

十美堂

十美堂                      五年前,你若向人问起“十美堂”,保管很多人不知道,去过十美堂的人就更少。现在不同了,近几年十美堂搞了一些名堂,如一日游、农家乐、农民运动会、油菜花节等等,知道的人就多了,去过的人也不少。十美堂位于常德市鼎城区东北角上,临近安乡,是一个不错的乡下小镇。那儿的油菜花,叫你看了忘不了。这些年,有好几次路过十美堂,却从来没有下车去走走看看,倒是“十美堂”这个名字留在我心里了,老想着:为什么起这么一个好听的名字?今年春节,嫂子刘丽告诉我:“每年三月十五日,十美堂举办‘油菜花节’,好热闹的。”我便动了心,要到十美堂去,要在油菜花开的时候去。打那时起,我天天盼着春天早一点到来。有一天在沅江边散步,看到对岸的河堤上黄黄的一大片,知道油菜花开了,我喜出望外。我的要到十美堂去:一是问问“十美堂”这个名字的来历;一是看看那几万亩的油菜花是个什么样子。但我不想十五日去,人太多,太闹了,我不喜欢。三月九日,天气晴朗,吃过早饭,背上水壶,拿着拐杖,便独自一人出发了。坐公交车二十分钟到柳叶湖车站,再坐车到十美堂。有好几处在修路,不好走,汽车颠颠簸簸,摇摇晃晃,花了两小时才到。十美堂只有一条长两里的大街,两旁是商店、饭店、药店、银行等,一个挨着一个,相向排着。用了十分钟,我从街的南端,走到北端。北端路口处有一标示牌“油菜花主景区由此去”。打听到主景区不过八九里地,我便决定走路。于是,走吧。这条乡村公路够好的,水泥路面,宽敞、整洁,汽车不多,人也不多,静静的。右边全是新建的村舍,全是两层楼房,白的墙,红的瓦,四周是绿的树和菜,有现代乡村风味。左边是一条大水渠和菜地,菜地前是老屋,一排排的排着。老屋前有一大片水,叫沙潮河。看见水,我喜欢,便过了水渠沿老屋向前走。十美堂这一带,是沅水流域和澧水流域的尾闾,渠、塘、河、汊、湖、港,多得是,到处都是水,是一通明的大镜子。沙潮河的水面很宽,有一百多米,河水清清,如大理石面,平整而光滑。太阳照在水上,闪着金光,一眼望不到尽头。这一大片水,以古石桥为界,上游南干渠于沙河口与澧水相通,下游沙潮河与牛屎湖相通。从前沙潮河与沅水是相通的,水上船只往来如梭,十分繁忙,后来因围湖造田,又因防洪,便断了这条水路,现在水上一只船也没有,落得清闲。河堤上的老屋都很陈旧,有的没有人住,空着的。一屋子前,有五六个人坐着抽烟,嗑瓜子,说白话,另有四个人戴着草帽坐在太阳底下打牌。这一幕,真的好新奇,也正是我所向往的乡村的闲适的生活。停下脚步,与老乡们攀谈起来。我问,这儿为什么叫“十美堂”?出乎意料,得到了种种不同的答案。有人说,我们这儿人美、水美、鱼美、鸟美、树美、花美、草美、雨美、雪美、连天空中的云也很美,十美!有人说,从前有一位姓刘的乡绅,他堂客生了十个女儿,个个如花似玉,仙女一般,刘堂客因此远近闻名,大家送给她一个雅号“十美堂客”,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说媒的络绎不绝。媒婆在路途走,若有人问:“到何里去?”她会说:“到十美堂客家提亲去!”久而久之,便有了“十美堂”这个名字。有人说,清代时,这儿为洞庭湖滨一洲,最初是由十位乡绅合伙围垦出来的,这十位乡绅议事堂名为“十美堂”,后来便演化成了这儿的地名。他们说得都有道理,“十美堂”这个名字,应该是有故事的,但后一种说法更可信。走了约一小时,到了紫流村油菜花主景区。登上观景台,放眼一望,三万亩黄橙橙、金灿灿的油菜花,尽收眼底,似海洋,似沙漠,似草原,一望无际。平生第一次见到这样一大片的花儿,感到异样的美,明白了“春深似海”的道理。风儿吹着花儿,翻起层层浪花,浪花一直扑到我的脚下,舞动我的衣袖,四周没有一人,也没有任何声响,我仿佛到了另一个天地,飘飘欲仙了。这么一大片的油菜花,一样的高矮,一样的花瓣,一样的花色,享受一样的阳光,一样的月色,一样的春雨,全都是一样的,这是一个平等、和谐、静美的世界。花的笑意是这样的会心,花的姿态是这样的优雅,花的神情是这样的怡然。我看着花,花看着我,认花为友,认花为伴,相看两不厌,情随花盛开。身在花海,深受感染,我已不是平日的我了,我终于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找到了自己,这时的我已拂拭掉了心上的所有的尘埃,静静地与花相对,静静地与自己相对,如花一样的轻松、平和、自在。在繁琐的都市里,终日见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地,灰蒙蒙的墙,就是有那么几株树,也是尘埃满面。忽然来到这空阔、安静、春意盎然的世界,我的思绪发生了变化。平常在街巷里走,看见墙脚边长出一株,或两株油菜花,而感叹生命之伟大。而我现在到了十美堂,望着这无边无际的花海,这么富有生气的油菜花,我才意识到:城里的油菜花,太孤独,太瘦弱,太可怜,正如城里的人一样。一朵朵油菜花儿,如小姑娘的脸,可爱极了。它的美丽本不是给人看的,是自己享受了这春风、春雨、春光,自然而然地显露出来的。你来了,她开着笑着;你不来,她依旧开着笑着,大有那“风流不在人知”的意味。花开时,招蜂引蝶,尽情风流,无拘无束;花落时,从容淡定,随风飘去,无怨无悔。这就是花,这就是花的魂,这就是花一生快乐的真正原因,这就是人们喜欢花的真正原因。宋词人王安国说得好:“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便是这一理。我在观景台上站了好些时候,走下台阶,沿进大门的方向向前走,我要到花海中去游荡。这是一条土路,有泥有草,走在上面轻轻无声。田沟里的水,涓涓细流,照见人影。鸟儿在我头上,蜜蜂在我周围,绿草在我脚下,油菜花如同一群小姑娘,伴我左右,如赴盛宴,如归故里,如登仙境。每一株油菜花的主杆比大母指还粗,分枝有小指大小,下面两尺内没有花,只有叶,上面则全是花了,没有叶。小小的花儿,像穗子一样长在细细的枝上,一束一束的,风中摇铃,楚楚动人。每一朵花儿都满开了,花瓣全力向四周绽放,颜色极其艳冶,风姿肆意撩人,意态别样妩媚。这花太繁了,太密了,看不到枝,也看不到叶,蕴藏着一股春的狂野的力量。在这条路上走了十五分钟,前面有一条大的宽的水渠,横在眼前。水面上有一个独木桥,玲珑可爱,我在这桥上走来走去好多回,有趣得很。水深不足两尺,潺潺地流着。不知何人,在水中放了四个网兜,大概是捕鱼用的。轻轻地提起网兜,可见四五条小鱼在里面跳动,可惜网兜太长太重,提不起来,不然,我要将网中的小鱼儿放出。水中、水上、水渠边,杂草丛生,荆棘密布,颇有野味。我躺在草地上,看着湛蓝的天,雪白的云,便想起了小时候,睡在竹床上,看窗外的情景,而感叹,天之美,云之美。水渠那边是一大片棉花和高粱,已无路可走,只得返回,于观景台处向左转,仍在花海中前行。这条路是观花的主道,宽宽的,可走汽车。走了不知多少时候,前面一片油菜花挡住了我的去路。回头一望,太阳西下了,风儿吹着我,叫我归去。我恋恋不舍地走往回走。路边有一所小学,学校早已停办了,从那生锈的门,半倒的墙,破旧的教室,便看得出。可原先作为操场的平地上,也长满了油菜花,我驻足张望,凝思片刻,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油菜花到处都有,可是呢,十美堂的每一寸土地上,都生长着可爱的油菜花,这就是为什么看油菜花非要到十美堂来的理由。返回的车上,感觉有点累,闭上眼睛要入睡了,朦胧里却思寻着刚才的花海的余味和水的灵光。有花的地方就有仙,我们说“花仙子”是一理。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我们说“水灵灵的”是一理。哎呀,十美堂是一个有仙有灵的好地方,怪不得被授予了“中国长寿之乡”的美誉。于是,我心里涌起了一首小诗:十美堂前紫流村,油菜花开可销魂。天上白云地下水,花海花潮来袭人。 2014年3月29日

肖常德 发表于 2020-4-17 08:26:07

:P生了十个女儿,个个如花似玉,仙女一般,刘堂客因此远近闻名,大家送给她一个雅号“十美堂客”,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说媒的络绎不绝。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十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