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钢百炼 发表于 2018-6-23 12:51:09

清、民上河图(二)

本帖最后由 佳钢百炼 于 2018-6-23 13:00 编辑

                        清、民上河图(二)
                                    文:何家刚
       回到船上,夜伏昼行。是夜漫江渔火点点,江水倒映,波涛轻摇烛炬,光影摇曳,拖着长尾,甚是迷人。

       日间揽胜,已是力乏,坐卧船仓打盹,头枕波涛,不觉迷迷欲昏,一觉醒来已是清晨,朝阳高照,染红半天薄云,山青水秀,疑是画中旅行。
       入沅陵,酉水汇入,此处波涛汹涌,漩涡四伏,我紧扶船帮冷汗欲滴。船工不慌不忙,沉着应对,稍停却哈哈笑我。我有些脸红,虽惊魂未定也不得不佩服他江湖老道。

       走沅水主道,错失酉水幽景,也好,留一丝念想以便他日重游。
       风景一路无限,让我享受无穷的诗情意画。时而江水静若处子,任摇桨划破镜面,泛起雁过涟漪;时来浪急涛涌如万马千军,势如排山倒海,汹涌湍急。不时一架木排呼啸而过,几个排工双手紧握长舵,以身抵力,控制航向,其余排工手拿带钩撑篙,分列两侧,撑礁避浪,严阵以待。涛声、号子声交错混杂,形成别有趣味的江河交响曲。

       两岸猿声低啼,翠鸟高唱,浪击岸崖轰鸣,头顶翻滚乌云,刹时惊雷,煞是有些怕人。历经千滩万险,艰难前行,穿泸溪,过辰阳,直奔黔阳古商城。
       越旬日,见嵩云山巅云雾缭绕,仙气纷纷。山脚巫水蜿蜒,汇入沅水,二水夾滩,成二龙戏珠之势。河中舟楫穿梭,岸上人头晃荡,木排、货船靠岸,码头甚是繁忙。

       于是舍船,沿青条石码头拾级而上,见店铺、宅院沿沅、巫二水河岸布街起势,皆为窨子屋建筑,井字排列,青瓦灰砖,斗拱造型,角翘檐飞,画凤雕龙。依地就势,错落有致,形成“七冲、八巷、九条街”的独特格局。

       古窨子屋巷内,青、麻石板路蜿蜒绵亘与码头相连。道路时而拾级时而缓平,大街宽丈二有富,小巷窄四尺有余。高墙壁垒,门庭森森。古窨屋外墙很少设窗,高墙防火,亦可防匪防盗,内设天井吸纳阳光与空气,形似四合院。多为二进二层,二进三层或三进三层,三层设有天桥贯通。
       城内每家每户及巷道内都安放太平缸,青石板镶制而成,呈六角形和长方形。缸体刻有浮雕,平时盛满水,供家用和消防,养几尾金鱼,彰显着商人渴求“鱼龙变化”。


       余先投客栈,小二门口相迎:“哟,来了,爷,你是住宿还打尖,打尖有上等好茶,可口饭菜,醇香米酒。住宿有上等房、中等房和下等房三种”。“住宿怎个讲究?”“下等房小居室,一床一桌一椅,一般供潦倒的书生或暂时困难的商贾免费居住,记上帐,待来日发达时还上;中等房大居室,大床,一桌四椅,可供客人在房内谈生意;上等房二居室,一厅一卧,客厅会客谈生意,备有笔、砚、纸张和算盘,还有报纸”。余感叹店家朴实,更觉店家善良,如此繁华之地竟留有免费房间收留落泊之人。于是决定住此,选间上房住下,须臾,小二担上一碗白来饭,荤素搭配二个菜,小壶白酒倒扣着杯,一壶龙井。

         酒足饭饱,上街转悠,探探商机,常言“一个包袱一把伞,跑到洪江当老板”,也许我也能逮个机会。
       去得门来,街上热闹非凡,商贾云集,摆摊的、叫卖的、杂耍的、玩把式的、行术卖荡的应有尽有,吸引各色人群围观。
       信步来到汛把总署,古镇的最高行政机关,保护着这一方平安。这是一座单进三开木质穿斗式建筑,一进两层,主天井围在中央,有“四水归堂”之意,使得房屋的通风、采光效果极佳。大堂两侧门柱上一幅鎏金对联:“片言九鼎威信源於清政,一公百服声望始於廉明”,彰显着历届把总的
公正廉明,天井四周仰止,刻有六句为官训道:“对天勿欺,罔谈彼短;待人以恕,勿矜己奇;不局不卑,居仁由义。”

   离开汛把总署,沿龙船冲胡乱转悠,到“厘金局”,正逢税官大人审案,赶个热闹,进去听听,也好以后生意中能有个借鉴。
                     (未完待续)

佳钢百炼 发表于 2018-6-23 13:01:19

清、民上河,可否有兴一游?!

肖常德 发表于 2018-6-28 09:29:58


清、民上河,可否有兴一游!

尚一网 发表于 2018-6-28 10:12:41

http://bbs.cdyee.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806/16/122827h472s2t9dw2o12dz.jpg

肖常德 发表于 2018-7-4 10:19:20

:dizzy:自然环境却令人心胸开阔!让人陶醉!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清、民上河图(二)